医学百科

正位肝移植术

1 拼音

zhèng wèi gān yí zhí shù

2 英文参考

orthotopic liver transplantation

3 手术名称

正位肝移植术

4 正位肝移植术的别名

经典原位肝移植术原位肝移植;orthotopic hepatic transplantation

5 分类

小儿外科/肝脏的手术/肝移植

6 ICD编码

50.59

7 概述

肝移植术最初由Tack Cannon于1956年提出。1960年Moore等完成了动物肝移植的实验研究。1963年Starzl为一先天性胆道闭锁病儿完成了世界首例人体原位肝移植。当时由于临床经验的欠缺及缺乏有效的抗排斥药物,使最初的肝移植1年存活率尚不到20%。20世纪80年代以后,由于移植技术的进步,相继在术中无肝期使用转流技术及环孢素(CsA)的问世,使肝移植术后1年存活率上升到60%~75%,尤其儿童肝移植的效果更优于成人,2年存活率达到80%。除了年龄因素外原发病的差异是更重要的原因,儿童肝移植主要对象为胆道闭锁,其次是代谢性疾病及硬化性疾病,肝脏恶性肿瘤在儿童中是很少量的,随着存活率的提高,肝移植技术真正成为一种可接受的终末期肝病的治疗方法。1987年Wisconsin大学研究出器官保存液——UW液,使肝脏冷缺血时间延长至24h,这一研究成果使供肝的保存质量大大提高,明显降低了原发性移植物无功能等由供肝保存所导致的并发症。UW液的出现使供肝保存时间延长,一些新的术式诸如减体积肝移植、劈裂式肝移植和活体肝移植等新技术应运而生。1989年日本推出了新的免疫抑制剂FK506应用于临床,它对顽固性急性和慢性排斥反应的逆转率较高,可单独或与激素联合应用,特别适用于CsA和激素难治性的排异反应。随着新的强有力的免疫抑制剂不断被推向临床,肝移植的成功率得到了大大的提高。1989年Tzakis首先报道了背驮式肝移植技术(piggyback technique),该技术后来被众多学者推崇,尤其在儿童原位肝移植中采用更具优点。由于无肝期不采用转流技术,避免了因转流过程所带来的各种病理生理干扰,大大降低了术后并发症的发生率。目前的资料显示儿童原位肝移植的临床效果优于成人,可能与小儿发病时间短及其与成人之间的免疫状态差异有关。由于近年来手术操作技术的完善和新的免疫抑制剂的应用,使儿童原位肝移植的临床应用得到了迅速发展而且疗效逐年提高。

正位肝移植或称经典原位肝移植是指在切除受体病肝时连同下腔静脉一并切除,利用供体肝的肝上、肝下下腔静脉来重建和恢复肝脏的流出道与下腔静脉的连续性。肝移植的早期阶段多采用这种术式,为有别于后来的背驮式肝移植而称之为传统或经典术式。原位肝移植术中须阻断下腔静脉,同时采用下腔静脉和门静脉系统的体外转流。转流技术不仅复杂还可能导致多种并发症。1987年Wall等报道了连续50例原位肝移植,其中47例未采用转流,他们认为原位肝移植可以不常规行静脉转流(图12.18.8.1-1)。

8 适应

正位肝移植术适用于:

8.1 1.终末期肝病

从理论上讲,儿童所患的一切肝病在采用常规的内外科所有的疗法不能治愈预期在较短时间内无法避免死亡者,即一些终末期肝病均可考虑肝移植。具体讲,凡血清胆红素>256.5µmol/L;凝血酶原时原时间延长5s以上且不能用维生素K纠正;血清白蛋白低于25g/L或肝性脑病经药物治疗不能维持正常者,均为肝移植适应证。在儿童中主要为胆道闭锁及先天性代谢障碍疾病,如α1胰蛋白酶缺缺乏缺乏症、糖原沉积病、肝豆状核变性综合征等,这一类疾病约占小儿肝移植的18%;其次为原发性或继发性胆汁性肝硬化布卡综合征、硬化性胆管炎、肝囊性纤维化肝癌等。

8.2 2.肝脏恶性肿瘤

小儿以肝母细胞瘤多见,通常以肿瘤不能通过常规的肝叶切除治疗而又无肝外的远处转移为适宜。这类病儿一般肝功能受损不严重,手术成功率和术后近期存活率较高,但移植后易复发。

8.3 3.暴发性肝功能衰竭

此病预后极差。肝移植有可能挽救部分病儿的生命。因急诊肝移植要获得理想供肝十分困难,目前可采用亲体肝移植

不论何种原因引起的肝病终末期改变,均应在极度肝功能衰竭以前进行肝移植,以减少手术病死率及术后并发症的发生。

有资料显示,15岁以下肝移植的主要对象为胆道闭锁(50%),代谢性疾病(16%)和多种硬化性疾病(12%),而恶性肿瘤仅占7%。由于小儿供肝的缺乏,近年来采用亲体肝移植,即切除成人肝的一部分(通常取肝左外叶),原位移植在小儿受体上已获得成功。这种方法为小儿肝移植开阔了新的前景(图12.18.8.1-2~12.18.8.1-4)。

9 禁忌症

1.肝脏以外的恶性肿瘤性疾病。

2.肝胆系统以外重要脏器的严重感染

3.全身性疾病,如先天性心血管疾病,肾功能不全等。

4.门静脉系统血栓形成

5.暴发性肝功能衰竭乙乙肝抗原HBsAgHBeAg阳性,术后肝炎复发率几乎高达100%,但仍可通过有效的内科治疗得以长期存活。

10 术前准备

10.1 1.全面了解病儿一般状况

测量受体的体重身高,行B超CT检查,了解肝脏大小,这对选择大小合适的供体十分必要。与心脏肾脏移植相比,肝移植术后的排异反应发生率要低,所以组织配型一般只基于A、B、O血型相配。血清巨细胞病毒(CMV)阴性的受体最好接受CMV阴性的供体肝,如接受了CMV阳性的供肝,肝移植术后CMV感染的机会将明显增加。如果病儿小受体肝切除后需植入成人供肝,受空间所限,可考虑减体积肝移植或有适应证情况下同时切除脾脏。笔者所在医院曾为14岁患儿植入成人供肝,在切除病肝同时切除脾脏,现已健康存活3年零4个月。

10.2 2.术前对肝胆系统进行评估

必须通过多种影像学手段及各种实验检测方法(B超、CT、MRI或MRCP)以明确原发病的诊断。下列多项血液检查应作为常规,①乙型肝炎血清学标志,HBsAg、HBsAb、HBeAg、HBeAb、HBc-Ab以及HBV-DNA;②丙肝病毒标志,HCV-Ab和HCV-RNA;③抗核抗体(ANA);④抗线粒体抗体(AMA);⑤EB病毒抗体;⑥巨细胞病毒(CMV);⑦甲胎蛋白(AFP);⑧癌胚抗原(CEA);⑨HIV抗体;⑩肝功能、肾功能、血糖凝血三项、血KNaCl测定。

对疑有门静脉或肠系膜静脉血栓的病儿,彩色多普勒超声检查上述静脉甚至包括腔静脉是必要的。

10.3 3.术前对受体行全面脏器功能检查

检查心、肾、肺、血液系统、胃肠系统等。

10.4 4.术前对病儿及其家属进行心理学和社会学评估

确保他们对手术的复杂性、危险性及相关的一系列问题有充分的理解和合作。

10.5 5.在等待供肝的过程中,须对受体原发病所致的各种并发症进行积极有效地治疗。

10.6 6.肝移植队伍的组织

肝移植是一项十分复杂的精细工作,术前肝移植队伍的组织工作十分重要,通常要组成供肝组、受肝组、麻醉组,参与协作的科室至少应包括小儿外科、肝胆外科、心外科、检验科、血液科、微生物科及免疫室、血库、病理科、放射科、药房等,所有这些科室之间的配合应在临床肝移植前通过动物实验阶段磨合。

11 麻醉和体位

通常采用全身麻醉或持续硬脊膜外阻滞麻醉加吸入性全身麻醉。手术中麻醉监测十分重要,包括心电图(ECG)、氧饱和度(SPO2)、呼气末二氧化化碳浓度(EtCO2)、气道压、通气量的监测以及经桡动脉的动脉压监测、经中心静脉置入漂浮导管(Swan-Ganz)监测全套血流动力学参数。麻醉过程中应准确掌握输血输液量,每小时准确记录尿量,确保体液平衡

12 手术步骤

儿童肝移植成功的关键是尽可能获取优良的供肝、精细的手术操作以及成熟围手术期处理

12.1 1.供肝获取

国内尚无脑死亡立法,所得供肝只能来自无心跳的尸体。这就要求必须在最短的时间内(通常不超过5min)获取供肝。一旦胸腹腔打开立即行腹主动脉(髂动脉以上)和肠系膜上静脉(或门静脉)灌注,灌注液通常用4℃乳酸林格液或UW液。经腹主动脉灌注2000ml,经肠系膜上静脉灌注1000ml,灌注压力维持在100mmHg,灌注时要注意控制液体量,防止液体过多引起供肝水肿,而导致肝功能受损。在灌注过程中应使用无菌冰屑置放肝周,灌注液进入2/3或接近完成时开始肝脏游离,胆道须同时用UW液反复冲洗。单纯经胆囊冲洗可能对肝内胆道冲洗不充分,应在离断胆总管下端后经胆总管再次冲洗以保证整个肝内外胆管胆汁清除,胆道冲洗不彻底可能导致移植术后胆道并发症,如胆管狭窄、胆石形成等。

入腹后游离并切断肝脏的所有韧带后显露出肝上、下腔静脉,至少保留1cm或更长的下腔静脉,肝下下腔静脉通常在肾静脉水平之上切断。切除供肝时尽可能紧靠十二指肠切断肝十二指肠韧带,以保留较长的血管和胆管。由于肝动脉细小,虽然供受体肝动脉吻合能够完成,但容易形成血栓或栓塞导致肝移植失败,因此肝动脉须游离到腹主动脉并切取一部分腹主动脉使其成为喇叭口状,这样与受体腹主动脉前壁吻合,可大大降低血栓或栓塞,供体肝动脉有分支时应当整形以利吻合。在分离腹腔动脉时,有时可发现2支或2支以上的膈动脉,应予以处理(图12.18.8.1-5)。

供肝用0~4℃的肝灌注液(内含肝素1000U)经导管灌入门静脉,流速100ml/min,直至肝脏无血并冷却,继续用含有血浆蛋白充分的灌注液维持灌洗。灌洗完成后,将迅速切除的肝脏置入冰冻生理盐水中,解剖肝脏,特别是膈动脉必须找出并结扎,否则肝血管重建后可能发生出血且难以处理。在此过程中继续灌洗胆道,直至无胆汁。必须指出,切肝时间和冷却时间与肝移植术后肝功能有密切关系,应当尽可能缩短供肝、受肝切取和供肝冷保存时间。

供肝的修理应十分细致,要全面检查肝脏表面,将附于肝脏上所有韧带组织、膈肌组织及肝门部的结缔组织予以切除。同时以无损伤的血管钳控制肝上及肝下下腔静脉,滴注灌注液(UW液),检查肝动脉、门静脉和腔静脉有无渗漏,所有能发现的渗漏处必须用无损伤线缝扎。在修剪胆总管时,其周围的结缔组织应予以保留,以免吻合后影响胆管的血运。在修肝的过程中,注意保护肝短静脉。为节省UW液的用量,国内有些医院用UW液与林格液交叉灌洗的方法也取得了理想的效果。但保存液原则上应采用UW液。

12.2 2.病肝切除

双肋缘下或“人”字形切口,使用多功能或悬吊式拉钩以保证良好的显露。入腹后分别切断肝周韧带,然后依次解剖第一肝门、第二肝门和下腔静脉,经典式肝移植不需要解剖第三肝门,而只须游离肝上、肝下下腔静脉后壁并保留足够长度以备吻合。第一肝门的解剖应尽可能紧靠肝脏,胆道离断应在胆囊管水平之上,相当于左右肝管分叉处。肝动脉的解剖应沿肝固有动脉向上,分别游离出左右肝动脉并在分叉处切断。其后方应稍加分离即可见门静脉,将门静脉从周围淋巴组织中分离出来,在肝门高位将门静脉离断。需要术中转流的病儿,此时即可开通转流泵。当转流开始后即可解剖腔静脉。一些晚期肝病的病儿,由于门脉高压,下腔静脉的表面腹膜有大量的侧支血管,必须细心结扎这些血管。第二肝门处的3支肝静脉不须解剖和分离,只须将肝上下腔静脉充分游离即可,此点有别于背驮式肝移植。肝下下腔静脉的分离较肝上下腔静脉的处理相对容易,一般在肾静脉水平之上离断,肝下下腔静脉离断后即可将肝脏向上翻转,在肝静脉上方离断肝上下腔静脉,至此病肝切除完成(图12.18.8.1-6~12.18.8.1-9)。

无肝期开始后,特别注意电解质的监测,要及时纠正可能出现的代谢性酸中毒,病肝切除后创面及膈肌的止血尤为重要。在未达到满意的止血处理前,切不可盲目将供肝植入,否则植入供肝后再止血将十分困难。

转流技术的应用是经典原位肝移植的一大技术进步,具有解决门静脉、下腔静脉瘀血,以及减少由于门静脉压力过高引起的渗血等优点。但同时也有其固有的缺点,诸如费事费时,增加了输血,特别是全身肝素化带来的凝血功能障碍及病理生理干扰。近年来由于肝移植技术在国内的迅速发展,肝移植的无肝期明显缩短,这使一些学者开始重新认识转流技术。目前已有相当一些医院已不采用该技术。实践表明不采用转流,术中同样可以平稳渡过。

12.3 3.供肝植入

供肝修整完好后,一旦病肝切除完成即可植入供肝。先行肝上下腔静脉的吻合,以3-0或4-0 prolene线连续缝合后壁及前壁,特别注意后壁的缝合必须十分确实,必要时来回两次缝合,如果后壁吻合不确实,一旦放开漏血就很难再处理。肝下下腔静脉的吻合与上述相同。门静脉和肝动脉的吻合通常用5-0或6-0的缝线。门静脉多用端端吻合,如果供、受体门静脉过长应当修剪使之既不会过长引起扭曲也不致过短引起张力(图12.18.8.1-10,12.18.8.1-11)。肝动脉吻合至关重要,必须保证肝动脉有充足的血流,动脉血管内膜不得损伤,一般采用连续缝合方式,供体腹腔动脉干吻合受体的肝总动脉。肝动脉吻合完成后有条件时应测量肝动脉血流,如果发现血流不畅应立即查找原因(图12.18.8.1-12,12.18.8.1-13)。上述所有血管吻合打结时均不能收的太紧,以利于血流开放后吻合口的扩张,防止术后吻合口狭窄。在准备开放血流前,应先放血50~100ml,经典式肝移植常经肝下下腔静脉放血,使肝内积存的UW液排尽,然后依次开放肝上、肝下下腔静脉及门静脉阻断钳。如果供肝功能良好,植入的供肝在灌注后数分钟内即可见胆汁流出。如果供、受体胆管直径相仿,在胆道重建时一般采用端端吻合,如果受体胆管很细或有病变也可考虑行胆总管空肠(Roux-Y)吻合。如果需要放置T管,则多在吻合口上方肝总管内引出(距吻合口1~1.5cm)。胆道吻合完成后整个肝移植过程完成,分别于膈下、肝下放置多根引流管

如果供肝为成人肝(图12.18.8.1-14~12.18.8.1-17),病儿切除病肝后,受空间限制无法完全接纳成人供肝时可将供肝左外叶或左叶切除,肝断面彻底缝合完好后依上述方法完成肝移植(减体积肝移植)。

13 并发症

肝移植术后最常见的并发症为肺部并发症、腹腔内出血与血管并发症、胆道并发症、排异反应及移植肝无功能等。

13.1 1.预防肺部并发症

手术后返回ICU病房气管插管仍不能拔除。呼吸机的设定应根据病儿的自主呼吸频率、血氧饱和饱和度的连续检测以及血气分析结果来设置辅助通气次数。在成人通常每3次自主呼吸需辅助通气2次,儿童可以参照。血氧饱和饱和度应维持在95%以上,氧浓度达到40%~70%,为使病儿尽快苏醒,应采取保温措施。气管插管一般在24h内拔除,手术后最初阶段,血气分析的结果应尽快获得以便即时调整呼吸机的设定,每次设定呼吸机后,定时复查血气分析,并依此对呼吸机的设定进行微调,最小通气量和最大气道压力检测有助于对肺部情况的判断肺不张是手术后最易发生的,多由于自主呼吸较弱,气管内分泌物不能有效地排出所致。因此应术后每天常规胸片检查,一旦发生肺不张,必须加强协助病儿咳痰,定时翻身拍背,还可令病儿吹气球以使肺得以更好膨胀。预防肺不张最好的办法是避免过早拔管,拔管时机应掌握在维持气道通畅直至肺的功能足以使肺得到充分膨胀为止。当然也要参考停机后的血氧分析参数。

肝移植完成后,血流的再开放使经肝静脉进入下腔静脉的血液显著增加,从而导致心脏前负荷明显增加,在右心功能尚可代偿阶段,仅表现为肺动脉高压和肺充血,一旦失代偿则出现心衰应针对此采取扩张静脉降低前负荷的药物治疗,此时心内科的专科医师参与是必不可少的。在气管插管尚未拔除阶段,气管插管的管理十分重要,一旦胸片显示有肺部炎症改变时,应有针对性地选用有效的抗生素。在术后免疫抑制剂用量较大且同时应用广谱抗生素时间较长,可能发生真菌性或病毒性肺炎,为避免上述问题,最好的方法是在术后尽可能快的摸索出免疫抑制剂的最适用量并避免长期使用广谱抗生素。一旦发生应选用抗真菌和抗病毒制剂。

13.2 2.评价肝功能

对移植肝的功能评价是术后处理的重要环节。一般可通过胆汁的量、颜色、病儿的精神状态、有无酸中毒改变以及肝肾功能、凝血功能的恢复状况等做出综合判断。胆汁的量和颜色是判断新肝功能十分重要的指数,功能较好的移植肝,24h胆汁量应超过100ml,而且胆汁呈金黄色较黏稠,胆汁量很少,颜色呈淡绿色或水样常预示肝功能很差。血清转氨酶ALTAST)的水平与肝缺血损害的程度呈正相关,术后2~3d转氨酶达到高峰,然后迅速下降,表明肝功能是好的。如果转氨酶不降又继续升高,超过500U/L以上,甚至黄疸加深,则预示肝功能差。术前合并有肾功能不全的病儿,移植后新肝功能良好,则肾功能可立即或逐渐恢复。而术后立即出现肾功能不全常提示新肝早期的肝功能不全。对于移植早期可能出现的水电解质和酸碱失衡,肝功能良好,多在24~48h内得以纠正,而顽固性酸中毒的出现,预示着早期的肝功能不全。凝血功能不论术前是否正常,如果移植的新肝功能良好,则凝血功能在术后第2天即可正常,早期移植肝无功能主要表现为病儿有不同程度的昏迷肾衰、酸中毒、凝血功能的持续异常、胆汁量很少或无胆汁、血清转氨酶的进行性升高。植入肝无功能其主要原因可归纳为①供肝切取时热缺血时间过长;②供肝冷灌注和保存损伤;③移植后大血管栓塞,主要是肝动脉栓塞。应尽早行二次肝移植。

13.3 3.处理腹腔内出血

腹腔内出血是肝移植术后常见的问题,其原因可能是手术中某些技术环节的缺欠或新肝在移植后初期无功能而导致不能合成凝血因子,对腹腔内出血的诊断主要通过对病儿生命体征、血流动力学、血细胞比容及腹腔引流液细心和连续地观察。如果短时间内出血量较多,判断可能有活动性出血,应果断开腹止血,对所发现的出血点行缝合或钳夹止血,如果是创面广泛的渗血而无活动出血点,应采用热盐水纱布填塞压迫20~30min,再辅以氩气刀喷射创面或喷涂纤维蛋白凝胶,经上述处理多能止血。术后新鲜冷冻血浆血小板、新鲜血及多种止血药物的联合应用也是非常重要的。预防术后出血最重要的是手术中每一环节的严密止血,各血管的吻合必须万无一失。

13.4 4.预防血管闭塞

小儿肝移植中肝动脉血栓形成比成人肝移植发生的几率要高,因为儿童的肝动脉更细,由于吻合技术的不当或动脉痉挛等因素可导致吻合口狭窄以致形成血栓,肝动脉的完全阻塞可引起肝坏死、血清转氨酶升高、胆汁分泌量骤减、严重者呈现急性肝功能衰竭。肝动脉血栓形成也可能是一个隐性过程,病儿术后反复发热及转氨酶渐进性升高。由于胆总管的营养血管主要来自肝动脉,一旦发生肝动脉血栓,可以导致胆总管缺血性坏死而造成胆漏及最终的胆管狭窄等并发症。临床确认肝动脉栓塞最有效的方法是彩色多普勒超声检查,如果查不到肝动脉有搏动性血流,说明肝动脉不通畅,腹腔动脉造影可做出确定性诊断。预防肝动脉血栓形成通常术后给予静滴右旋糖酐-40(10ml/h,连续静滴1~2周),或皮下注射肝素,同时口服阿司匹林(150mg,3/d),口服双嘧达莫潘生丁)(75mg,3/d),维持4周。一旦发生了肝动脉栓塞,应急诊处理,可行肝动脉重建术,即将供肝的肝动脉与受体的腹主动脉行端侧吻合,有条件时行二次肝移植。

静脉血栓形形形形成比肝动脉血栓发生机会要小,多因手术的操作不当所致,如门静脉壁的损伤,吻合口狭窄或吻合后扭曲等。其主要临床表现为肝缺血和门静脉高压、肝功不全、黄疸腹腹水迅速形成。通过B超检查可明确诊断,处理上可行手术取栓,有肝功能衰竭时行二次肝移植。

13.5 5.处理胆漏

移植后造成胆漏的原因有;①胆总管端端吻合时,吻合操作失误或吻合口张力过高;②胆管壁缺血性坏死,常因供肝修整或受体病肝切除时胆总管周围过多游离,损害其血供。一旦发生胆漏,病儿可出现腹膜炎体征、发热、腹腔积液。漏的部位最常见于吻合口或远离吻合口的胆管其他部位,也可能是T管出口处。小的胆漏通过有效的腹腔引流多可治愈,严重的胆漏如发生胆汁性腹膜炎,B超提示腹腔有大量积液,应立刻手术,重新吻合或改行胆总管空肠Roux-Y吻合。如果是亲体肝移植肝断面胆管支残端未予以结扎而导致胆漏,也须手术处理。

13.6 6.控制排异反应

肝移植成功的关键是对免疫排异反应的有效控制。急性排异反应多发生在手术后6~10d或者也可发生在术后3个月内的任何时间。其临床并无特异性,主要表现为发热、精神萎靡、上腹部痛、黄疸,血清转氨酶、碱性磷酸酶、γ-谷氨酸转肽酶及胆红素升高。B超可提示肝体积迅速增大、T管引流胆汁量锐减且颜色淡而稀薄。临床怀疑有急性排异反应时应行细针穿刺活检,其典型的组织学改变为汇管区周围有大量活化淋巴细胞浸润并伸向肝实质,中央静脉周围伴有胆管上皮和血管内皮损伤,还有间质水肿及肝小叶周围的淤胆。一经确诊,立即给予甲泼尼龙1000mg冲击治疗2~3d,依次递减至维持量。对于耐激素难治性排异反应,可改用抗胸腺细胞免疫球蛋白(ATG)冲击治疗,连续4~5d,也可应用OKT3。手术后常规的抗排异治疗多采用“三联”疗法,即甲泼尼龙+环孢素A硫唑嘌呤。甲泼尼龙开始用量每次200mg静注,4/d,以后每日递减40mg至20mg维持,1个月后再酌减。环孢素A3~5mg/(kg·d)静注,硫唑嘌呤1~1.5mg/(kg·d)。上述用药连用2~4周。用药期间应监测血药浓度。

13.7 7.控制感染

一般而论,细菌真菌感染多发生在肝移植术后2~4周,而病毒感染主要是巨细胞病毒(CMV)感染,多发生在移植后3个月内。其发生原因主要为:①免疫抑制剂特别是大剂量激素的应用,降低了机体的免疫力,易发感染;②术中门静脉阻断导致肠道淤血、缺氧,肠道防御屏障受损,发生肠道细菌易位入腹腔;③入肝血流重建并开放后,大量细菌及内毒素进入门静脉;④胆管空肠吻合过程中污染;⑤长期使用广谱抗生素导致真菌感染。

细菌性感染中,最常见的细菌为大肠杆菌变形杆菌、肠球菌肺炎球菌及金黄色葡萄球菌。但多为混合性感染,其临床表现可有肺部感染、切口及腹腔内感染、肝脓肿、胆道感染,严重者可呈全身性菌血症败血症。针对上述不同部位的感染,依据细菌培养药敏试验,合理选用抗生素。腹腔或肝脏内有局限性脓肿时,立即引流。

真菌感染多发生在早期肝移植肝功能不全或术后早期发生细菌感染的病儿。常见的真菌为念珠菌和曲霉菌。临床表现为高热,一般抗感染治疗无效,胸片上可见肺部有阴影,在切口、引流管胆汁、腹水中发现有真菌。为预防真菌感染,在围手术期内可行肠道去污治疗,同时可口服氟康唑。发生真菌感染时,可用大扶康。该药有肝肾毒性作用,不宜长期使用,最多不要超过2周。

巨细胞病毒感染在儿童肝移植术后还是较常发生的。原因是2/3的自然人群中为无症状的CMV携带者,移植后由于机体免疫功能的低下,病毒活化或由于输血时带入。当供体CMV抗体阳性而受体CMV抗体阴性时发病的概率更高。临床主要表现为发热、白细胞减少、血小板减少、肝功能异常,病儿可能出现腹泻,即CMV性肠炎,也可出现局灶性肺炎。诊断采用单克隆抗体与病毒早期抗原结合方法,通过间接免疫荧光试验即可检测出CMV阳性,结合临床表现即可确诊。目前治疗上普遍采用更昔洛韦静滴,同时应用CMV免疫球蛋白

13.8 8.防治肾功能不全

多在术后1周内发生,约半数病儿系因应用软骨素A(CSA)所致,其他原因为严重创伤失血性休克、供肝无功能及肾毒性抗生素的应用等。临床表现为少尿或无尿,血尿素氮、肌酐进行性升高。治疗上首先应用利尿剂,如不能纠正,考虑血透。

分享到

编辑

词条正位肝移植术banlang创建创建

分类

相关条目

医学百科App-更靠谱的医学知识!

词典 百科 测评 计算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