医学百科

痹证

1 拼音

bì zhèng

2 英文参考

arthralgia-synadrome[21世纪双语科技词典]

arthromyodynia[湘雅医学专业词典]

3 概述

痹证为病证名。痹,指闭阻不通[1]。痹证是指由于风、寒、湿、热等外邪侵袭人体,闭阻经络气血运行不畅所导致的,以肌肉、筋骨、关节发生酸痛麻木、重着、屈伸不利,甚或关节肿大灼热等为主要临床表现的病证[2]。通常多指风、寒、湿三种邪气侵入肢体经络而导致肢节疼痛、麻木、肿胀、屈伸不利的病症[1]

痹证是临床常见的病证,正气不足为发病的内在因素,而感受风、寒、湿、热为引起本病的外因,其中尤以风寒湿三者杂至而致病者为多[3]。主要病机为经络阻滞,气血运行不畅[3]。临床分为风寒湿痹热痹两大类[3]。风寒湿痹中,风气偏胜,肢体关节走窜疼痛,此起彼伏,游走不定者为行痹寒气偏胜,肢体关节疼痛较剧,遇寒加重,得热痛减者为痛痹湿气偏胜,肌肤麻木,肢体关节酸痛沉重,痛有定处者为着痹[3][1]。热痹者,素有蓄热或寒从热化关节红肿热痛,活动受限,或伴发热咽痛口渴尿赤等症[1]

现代医学中的风湿热风湿性及类风湿性关节炎肌纤维组织炎、骨关节炎、某些神经痛等病症,多属中医痹证范畴,可参考施治[1]

痹证治疗的基本原则是祛风、散寒、除湿、清热,以及舒经通络,根据病邪的偏胜而酌情更用[3]。行痹以祛风为主,兼用散寒除湿,佐以养血;痛痹以温经散寒为主,兼以祛风除湿;着痹以除湿为主,兼用祛风散寒,佐以健脾;热痹以清热为主,兼用祛风除湿[3]。痹证日久则应根据正气亏损的不同而采用益气养血、补养肝肾,扶正祛邪标本兼顾[3]

针灸治疗痹证有较好效果,但类风湿性关节炎病情缠绵反复,非一时能获效。

须与骨结核骨肿瘤鉴别,以免延误病情。

平时注意保暖,避免风寒侵袭。

4 各家论述

古代医家很早就对本病作了详细的观察和记载,《素问·痹论篇》对本病的病因、发病原理、证候分类及其演变等内容均有论述,奠定了中医对痹证认识的基础。如论病因说,“所谓痹者,各以其时,重感于风寒湿之气也”。论证候分类说:“其风气胜者为行痹;寒气胜者为痛痹;湿气胜者为着痹也。”《金匮·中风历节病》篇的历节,即指痹证一类的疾病,并提出了桂枝芍药知母汤乌头汤两张治疗方剂。《诸病源候论·风痹候》说:“痹者,风寒湿三气杂至,合而成痹,其状肌肉顽厚,或疼痛,由人体虚,腠理开,故受风邪也。”《风湿痹候》说:风湿痹“由血气虚,则受风湿,而成此病。”《备急千金要方》、《外台秘要》等书,收载了较多的治疗痹证的方剂,如至今仍常用的独活寄生汤即首载于《备急千金要方·诸风》。《症因脉治·痹症论》不仅对风痹、寒痹湿痹,而且对热痹的病因、症状、治疗均作了论述。《医宗必读·痹》对痹证的治疗原则作了很好的概括,提出除分清主次,适当采用祛风、除湿、散寒外,行痹应参以补血,痛痹参以补火,着痹应参以补脾补气。清代的《医学心悟》《类证治裁》等医籍,对痹证也是采用这个基本的治疗原则。

5 痹证的病因病机

[4]

痹证的发生主要是由于正气不足,感受风、寒、湿、热之邪所致。内因是痹证发生的基础。素体虚弱,正所不足,腠理不密,卫外不固,是引起痹证的内在因素。因其易受外邪侵袭,且在感受风、寒、湿、热之邪后,易使肌肉、关节、经络痹阻而形成痹证。正如《灵枢·五变》篇说“粗理而肉不坚者,善病痹”。《济生方·痹》亦说“皆因体虚,腠理空疏,受风寒湿气而成痹也”。

5.1 风寒湿邪,侵袭人体(风寒湿痹)

由于居处潮湿、涉水冒雨、气候剧变、冷热交错等原因,以致风寒湿邪乘虚侵袭人体,注于经络,留于关节,使气血痹阻而为痹证。由于感邪偏盛的不同,临床表现也就有所差别。正如《素问·痹论》说“风寒湿三气杂至,合而为痹也。其风气胜者为行痹;寒气胜者为痛痹;湿气胜者为着痹也”,以风性善行而数变,故痹痛游走不定而成行痹;寒气凝涩,使气血凝滞不通,故疼痛剧烈而成痛痹;湿性粘滞重着,故使肌肤,关节麻木、重着,痛有定处而成着痹。

5.2 感受热邪,或郁久化热(热痹)

感受风热之邪,与湿相并,而致风湿热合邪为患。素体阳盛阴虚有热,感受外邪之后易从热化,或因风寒湿痹日久不愈,邪留经络关节,郁而化热,以致出现关节红肿疼痛、发热等症,而形成热痹。如《金匮翼·热痹》说“热痹者,闭热于内也……腑脏经络,先有蓄热,而复遇风寒湿气客之,热为寒郁,气不得通,久之寒亦化热,则㿏痹熻然而闷也”。

5.3 病理变化

痹证日久,容易出现下述三种病理变化:一是风寒湿痹或热痹日久不愈,气血运行不畅日甚,瘀血痰浊阻痹经络,可出现皮肤瘀斑、关节周围结节、关节肿大、屈伸不利等症;二是病久使气血伤耗,因而呈现不同程度的气血亏虚的症候;三是痹证日久不愈,复感于邪。病邪由经络而病及脏腑,而出现脏腑痹的证候。其中以心痹较为常见。如《素问·痹论篇》说:“五脏皆有合,病久而不去者,内舍于其合也。”“心痹者,脉不通,烦则心下鼓,暴上气而喘。”

6 诊断要点

1、临床以肢体、关节疼痛、酸楚、麻木、重着、活动障碍为主要症状表现。

2、一般发病比较缓慢,部分开始可有发热、汗出、口渴、咽痛、全身不适等症状,继之而出现关节症状。

3、往往呈渐进性或不规则的发作性。

4、实验室检查,可见血沉、抗“O”增高,类风湿因子试验阳性等。

7 类证鉴别

痹证应着重与痿证相鉴别,因两者的症状主要都在肢体、关节。痹证以筋骨、肌肉、关节的酸痛、重着、屈伸不利为主要临床特点,有时也兼不仁或肿胀,但无瘫痿的表现,而痿证则以肢体痿弱不用,肌肉瘦削为特点。痿证肢体关节一般不痛,痹证则均有疼痛,这是两证临床鉴别的要点。[5]

8 痹证的辨证论治

对于痹证的辨证,首先应辨清风寒湿痹与热痹的不同。热痹以关节红肿灼热疼痛为特点,风寒湿痹则虽有关节酸痛,但无局部红肿灼热,其中又以关节酸痛游走不定者为行痹;痛有定处,疼痛剧烈者为痛痹;肢体酸痛重着,肌肤不仁者为着痹。病程久者,尚应辨识有无气血损伤及脏腑亏虚的证候。[5]

痹证总由于感受风、寒、湿、热所致,故祛风、散寒、除湿、清热以及舒经通络为治疗痹证的基本原则,后期还应适当配伍补益正气之剂,对于风寒湿痹的治疗,古代医家根据其感邪偏盛及病理特点,作了很好的概括,如《医学心悟·痹》说:“治行痹者,散风为主,而以除寒祛湿佐之,大抵参以补血之剂,所谓治风先治血,血行风自灭也。治痛痹者,散寒为主,而以疏风燥湿佐之,大抵参以补火之剂,所谓热则流通,寒则凝塞,通则不痛,痛则不通也。治着痹者,燥湿为主,而以祛风散寒佐之,大抵参以补脾之剂,盖土旺则能胜湿,而气足自无顽麻也。”[5]

8.1 治则

治疗的基本原则是祛风、散寒、除湿、清热,以及舒经通络,根据病邪的偏胜而酌情更用。行痹以祛风为主,兼用散寒除湿,佐以养血;痛痹以温经散寒为主,兼以祛风除湿;着痹以除湿为主,兼用祛风散寒,佐以健脾;热痹以清热为主,兼用祛风除湿。痹证日久则应根据正气亏损的不同而采用益气养血、补养肝肾,扶正祛邪,标本兼顾。[3]

8.2 风寒湿痹

8.2.1 行痹

8.2.1.1 症状

肢体关节酸痛,游走不定,关节屈伸不利,或见恶风发热,苔薄白,脉浮[5]

8.2.1.2 证候分析

关节疼痛,屈伸不利为风寒湿痹的共同症状,系由风寒湿邪留滞经络,阻痹气血所引起。行痹以风邪偏盛,风性善行而数变,故行痹以关节游走疼痛,时而走窜上肢,时而流注下肢为其特征。外邪束表,营卫失和故见恶寒发热。苔白,脉浮为邪气外侵之象。[5]

8.2.1.3 治法

祛风通络,散寒除湿[5]

8.2.1.4 方药

防风汤[备注]防风汤(《宣明论方》):防风当归赤茯苓杏仁黄芩秦艽葛根麻黄肉桂生姜甘草大枣加减。方中以防风、麻黄祛风散寒;当归、秦芄、肉桂、葛根活血通络解肌止痛,并有治风先治血,血行风自灭之意;茯苓健脾渗湿,姜、枣、甘草和中调营[5]

酸痛以肩肘等上肢关节为主者,可选加羌活白芷威灵仙姜黄川芎祛风通络止痛。酸痛以膝踝等下肢关节为主者,选加独活牛膝防己萆薢通经活络,祛湿止痛。酸痛以腰背关节为主者,多与肾气不足有关,酌加杜仲桑寄生淫羊藿巴戟天续断温补肾气。若见关节肿大,苔薄黄,邪有化热之象者,宜寒热并用,投桂枝芍药知母汤[备注]桂枝芍药知母汤(《金匮要略》):桂枝芍药炙甘草、麻黄、白术知母、防风、炮附子、生姜加减。[5]

8.2.2 痛痹

8.2.2.1 症状

肢体关节疼痛较剧,痛有定处,得热痛减,遇寒痛增,关节不可屈伸,局部皮色不红,触之不热,苔薄白,脉弦紧[6]

8.2.2.2 证候分析

风寒湿邪闭阻经络,而以寒邪偏盛,寒为阴邪,其性凝滞,故痛有定处,疼痛较剧。得热则气血较为流畅,故其痛减,遇寒则血益凝涩,故痛更剧。寒属阴邪,故局部不红,触之不热。苔薄白亦属寒。脉弦紧为属痛属寒之征。[6]

8.2.2.3 治法

温经散寒,祛风除湿[6]

8.2.2.4 方药

乌头汤[备注]乌头汤(《金匮要略》):川乌、麻黄、芍药、黄芪、甘草加减。方中以乌头、麻黄温经散寒,除湿止痛;芍药、甘草缓急止痛;黄芪益气固表,并能利血通痹。本证也可以采用乌附麻辛桂姜汤[备注]乌附麻辛桂姜汤(《成都中医学院戴云波方》):川乌、附子、麻黄、细辛、桂枝、干姜、甘草、蜂蜜加减。方用制川乌、附子、干姜温经散寒止痛;麻黄、细辛、桂枝散寒疏风除湿,甘草调和诸药。[6]

加减用药参阅行痹[6]

8.2.3 着痹

8.2.3.1 症状

肢体关节重着,酸痛,或有肿胀,痛有定处,手足沉重,活动不便,肌肤麻木不仁,苔白腻,脉濡缓。

8.2.3.2 证候分析

感受风寒湿邪而以湿邪偏盛,因湿性重浊粘滞,故见痛有定处,麻木重着,肿胀等证。湿留肌肉,阻滞关节,故致手足沉重,活动不便。苔白腻,脉濡缓为湿邪偏盛之象。

8.2.3.3 治法

除湿通络,祛风散寒。

8.2.3.4 方药

薏苡仁汤[备注]薏苡仁汤(《类证治裁》):薏苡仁、川芎、当归、麻黄、桂枝、羌活、独活、防风、川乌、苍术、甘草、生姜加减,方中用苡仁、苍术健脾除湿;羌活、独活、防风祛风胜湿;川乌、麻黄、桂枝温经散寒除湿;当归、川芎养血活血;生姜、甘草健脾和中。

关节肿胀者,可加萆薢、木通、姜黄利水通络。肌肤不仁加海桐皮豨莶草祛风通络。

对于风寒湿偏盛不明显者,可用蠲痹汤[备注]蠲痹汤(《医学心悟》):羌活、独活、桂心、秦艽、当归、川芎、炙甘草、海风藤桑枝乳香木香作为风寒湿痹通用的基础方进行治疗。方中以羌活、独活、海风藤、秦艽、桂枝祛风、除湿、散寒;当归、川芎、乳香、木香、桑枝、甘草活血通络止痛。风胜加防风、白芷;寒胜加附子、川乌、细辛;湿胜加防己、萆薢、苡仁。根据偏盛情况随症加减。

8.2.4 主方

蠲痹汤(程钟龄《医学心悟》)处方:羌活、独活、秦艽各12克,海风藤30克,桂枝、当归各10克,川芎6克,威灵仙、白芍各15克,甘草6克。水煎服。若风胜者,加防风、白芷各10克。湿胜者,加防己12克,薏苡仁20克,萆薢15克。寒胜者,加川乌头、熟附子各10克,细辛3克。

8.2.5 中成药

追风透骨丸,每次9克,每日3次。肌肉关节疼痛酸麻,或有肿胀,遇阴雨寒冷则疼痛加剧,祛风散寒除湿,通络。得热痛减,口淡不欲饮或喜热饮。舌质淡苔白腻,脉弦紧。

腰椎痹痛丸,每次1丸,每日3次。风湿药丸,每次1丸,每日2次。

8.2.6 单方验方处方

桂枝活络汤(赖天松等《临床奇效新方》)处方:桂枝、赤芍各15克,白芍、丹参各30克,乳香、没药、炒穿山甲各10克,当归12克,蜈蚣2条,秦艽20克,甘草3克。水煎服。

8.2.7 针灸治疗

8.2.7.1 体针

分部循经取穴及随证选穴为主。肩部取肩髎肩髃肩内陵臑俞等穴为主。肘部取曲池肘尖合谷天井外关尺泽等穴为主。腕部取阳池、外关、阳溪腕骨等穴为主。背脊部取天柱肩中俞肩外俞身柱腰阳关等穴为主。髀部以取环跳居髎悬钟等穴为主。股部取秩边髀关、伏免、阳陵泉等穴为主。膝部取犊鼻梁丘、阳陵泉、委中等穴为主。踝部取申脉解溪昆仑丘墟等穴为主。以上各部之痹,凡行痹者,加膈俞肝俞;痛痹者,加肾俞关元;着痹者,加脾俞足三里阴陵泉;热痹者,加大椎、曲池。此外,都可加用阿是穴。在方法上,除针刺外,可酌情配合艾灸、放血及特定电磁波治疗等。[1]

8.2.7.1.1 治则

温经散寒,祛风通络,除湿止痛

8.2.7.1.2 处方

按不同部位,关节选择相应穴位,也可选阿是穴。肩部:肩髃、肩髎、肩贞肩前肩后。肘臂:曲池,合谷,天井,外关,天泽。背脊:水沟,身柱,腰阳关。髀部:环跳,居髎,悬钟。股部:秩边,承扶,阳陵泉。膝部:犊鼻,梁丘,阳陵泉,膝阳关。踝部:中脉,照海,昆仑,丘墟。行痹者,加隔俞、血海

痛痹者,加肾俞、关元。

着痹者,加足三里、商丘

8.2.7.1.3 方义

旨在祛风散寒除湿。

8.2.7.1.4 操作

行痹者,用毫针泻法浅刺,并可用皮肤针叩刺。痛痹者,多灸,深刺留针,可兼用隔姜灸。着痹者,针灸并施或兼用温针、皮肤针和拔罐法

8.2.7.2 水针

选用当归、防风、威灵仙等注射液,注射于肩、肘、髋、膝等部阿是穴及有关穴位。每次选用3~5穴,每穴注入0.5~1.0毫升,注意勿注入关节腔。一般每隔1~3日注射1次,10次为1个疗程。[1]

8.2.7.3 耳针

取相应区压痛点神门下脚端等穴,强刺激。用于肢体关节疼痛较剧者[1]

8.2.7.4 皮肤针

主要用于肿胀较著之关节部位。在肿大关节周围及脊柱两侧相应的节段部位轻叩,每隔3日叩1次,5次为1个疗程。[1]

8.3 风湿热痹

8.3.1 症状

关节疼痛,局部灼热红肿,得冷稍舒,痛不可触,可病及一个或多个关节,多兼有发热、恶风、口渴、烦闷不安等全身症状,苔黄燥、脉滑数[7]

8.3.2 证候分析

邪热壅于经络、关节,气血郁滞不通,以致局部红肿灼热,关节疼痛不能屈伸。热盛津伤,故致发热、恶风、口渴、烦闷不安[7]。苔黄燥,脉滑数均为热盛之象[7]

风湿热痹即一般通称的热痹。与风寒湿痹相比较,热痹的发病较急,全身症状明显,且邪气极易内舍,以致病情多变[7]

8.3.3 治法

清热通络,祛风除湿[7]

8.3.4 方药

白虎桂枝汤[备注]白虎加桂枝汤(《金匮要略》):知母、石膏、甘草、粳米、桂枝加味。方中以白虎汤清热除烦,养胃生津,桂枝疏风通络。可加银花藤、连翘黄柏清热解毒,海桐皮、姜黄、威灵仙、防己、桑枝活血通络,祛风除湿。皮肤有红斑者,酌加丹皮、生地、地肤子,赤芍等凉血散风。本证亦可选用《温病条辨宣痹汤[备注]宣痺汤(《温病条辨》):防己、杏仁、连翘、滑石、薏苡仁、半夏蚕砂赤小豆、皮栀子。方中以防己、蚕砂、苡仁、赤小豆祛风除湿,疏利经络;连翘、山栀、滑石清热利湿[7]

热痹化火伤津,症见关节红肿,疼痛剧烈,入夜尤甚,壮热烦渴,舌红少津,脉弦数者,治宜清热解毒,凉血止痛,可用犀角散[366]。酌加生地、玄参麦冬养阴凉血;加防己、姜黄、秦艽、海桐皮清热除湿,通络止痛。[7]

主方:宣痹汤(吴鞠通《温病条辨》)加减处方:防己、北杏仁各12克,连翘15克,滑石、薏苡仁各30克,栀子12克,金银花藤30克,赤小豆20克,蚕砂10克,龙胆草12克,桑枝30克,甘草6克。水煎服。皮肤有红斑者,加牡丹皮、地肤子各12克,赤芍15克。化火伤阴者,加生地黄20克,玄参、麦冬各15克。

单方验方:

⑴四物四藤合剂(赖天松等《临床奇效新方》)处方:当归、赤芍、川芎各9克,生地黄、鸡血藤、海风藤、宽筋藤、桑寄生、络石藤各15克,独活、地龙各6克。水煎服。

⑵葛根银花藤合剂(方药中等《实用中医内科学》)处方:葛根60克,金银花藤45克,丝瓜络15克,路路通12克。水煎分3次服。每日1剂。

8.3.5 针灸治疗

治则:利湿清热,通经止痛

处方:按不同部位,关节选择相应穴位,也可选阿是穴。肩部:肩髃、肩髎、肩贞、肩前、肩后。肘臂:曲池,合谷,天井,外关,天泽。背脊:水沟,身柱,腰阳关。髀部:环跳,居髎,悬钟。股部:秩边,承扶,阳陵泉。膝部:犊鼻,梁丘,阳陵泉,膝阳关。踝部:中脉,照海,昆仑,丘墟。行痹者,加隔俞、血海。

热痹加大椎、曲池。

方义:局部取穴调气血,大椎清热散风,曲池清热行气消肿。

操作:

热痹者,用毫针泻法浅刺,并可用皮肤针叩刺。

毫针刺,泻法,每日1次,每次留针20~30min,10次为一疗程。

8.4 痹证迁延不愈,痰瘀痹阻

各种痹证迁延不愈,正虚邪恋,瘀阻于络,津凝为痰,痰瘀痹阻。

8.4.1 症状

出现疼痛时轻时重,关节肿大,甚至强直畸形,屈伸不利,舌质紫,苔白腻,脉细涩等症[7]

8.4.2 治法

化痰祛瘀,搜风通络[7]

8.4.3 方药

桃红饮[备注]桃红饮(《类证治裁》):桃仁红花、川芎、当归尾、威灵仙加穿山甲、地龙、地鳖虫养血活血,化瘀通络;加白芥子胆南星祛痰散结;加全蝎乌梢蛇等搜风通络。[7]

1、 主方:桃红饮(林珮琴《类证治裁》)加味处方:当归尾12克,川芎9克,桃仁、红花各10克,威灵仙15克,穿山甲20克,地龙、地鳖虫各9克,白芥子、胆南星各10克,乌梢蛇、露蜂房各12克,甘草6克。水煎服。

2、 中成药

小活络丸,每次1丸,每日2次。活络止痛丸,每次1丸,每日3次。清热通络,祛风除湿。关节疼痛,局部灼热红肿,得冷稍舒,痛不可触,可病及一个或多个关节,多兼有发热、恶风、口渴、烦闷不安。苔黄腻,脉滑

3、单方验方:治痹活血汤(赖天松等《临床奇效新方》)处方:当归、赤芍、木瓜泽泻各10克,生地黄15克,茯苓12克,桃仁、红花、川芎、蜂房、桂枝各6克,丹参9克。水煎服。

8.5 久痹正虚

8.5.1 症状

痹证日久,除风寒湿邪闭阻经络关节的症状外,还常出现气血不足及肝肾亏虚的症状[3]

8.5.2 治法

此时应祛邪扶正攻补兼施,在祛风散寒除湿的同时,加入补益气血,滋养肝肾之品[3]

8.5.3 方药

可选用独活寄生汤[备注]独活寄生汤(《备急千金要方》):独活、桑寄生、秦艽、防风、细辛、当归、芍药、川芎、干地黄、杜仲、牛膝、人参、茯苓、甘草、桂心加减。方中以独活、防风、秦艽、细辛、肉桂祛风除湿、散寒止痛;人参、茯苓、甘草、当归、川芎、地黄、芍药补益气血;杜仲、牛膝、桑寄生补养肝肾。[3]

主方:独活寄生汤(孙思邈《备急千金要方》)加减处方:独活、秦艽、当归、桂枝各12克,桑寄生20克,川芎、熟地黄、白芍、茯苓、续断、党参、牛膝各15克,狗脊、杜仲各18克,炙甘草6克。水煎服。若久痹内舍于心,可选用于炙甘草汤张仲景伤寒论》)加减。

中成药:舒筋健腰丸,每次5克,每日3次。壮腰关节止痛丸,每次9克,每日3次。温肾止痛丹(赖天松等《临床奇效新方》)

单方验方处方:附子12克,淫羊藿、巴戟天、杜仲、桑寄生、黄芪、熟地黄、当归、赤芍、白芍、怀牛膝各15克,川芎9克,鸡血藤30克。水煎服。

龙蛇散(周长勤《广西中医药》1985.3)处方:地龙、白花蛇各150克,地鳖虫、蜈蚣、僵蚕、全蝎、蜣螂各30克,穿山甲20克。共研干为细末,分成20包,每日1包,分2次冲服

8.6 痹久内舍于心

8.6.1 症状

痹久内舍于心,证见心悸短气,动则尤甚,面色少华,舌质淡、脉虚数或结代[3]

8.6.2 治法

治宜益气养心,温阳复脉[3]

8.6.3 方药

用炙甘草汤[备注]炙甘草汤(《伤寒论》):炙甘草、人参、桂枝、生姜、阿胶、生地黄、麦冬、火麻仁、大枣加减。[3]

8.7 特别提示

在痹证的治疗中,风寒湿痹的疼痛剧烈者,常用到附子、川乌等祛风除湿,温经止痛的药物。应用这些药物时,剂量应由小量开始,逐渐增加,久煎或与甘草同煎可以缓和其毒性。服药后患者若有唇舌发麻,手足麻木恶心心慌,脉迟等中毒症状时,应酌情减轻剂量,或立即,停药,并及时采取解救措施。[3]

对于痹证之病程较久的抽掣疼痛,肢体拘挛者,常配伍地龙、全蝎、蜈蚣、穿山甲、白花蛇、乌梢蛇、露峰房等具有通络止痛、祛风除湿作用的虫类药物。这些药物大多性偏辛温,作用较猛,也有一定的毒性,故用量不可过大,不宜久服,中病即止。其中全蝎、蜈蚣二味可研末吞服,既可节省用量,又能提高疗效。[3]

9 其他治法

本病除内服药物治疗外,针灸、推拿、熏洗等对本病治疗均有一定效果[3]

9.1 易方

对于病情较轻者,可采用下列简易方治疗[3]

①豨莶草,臭梧桐各15克,水煎服,适用于风寒湿痹。

②络石藤,秦艽,伸筋草,路路通各12克,煎服,适用于风寒湿痹。

③豨莶草15克,白术,苡仁各12克,水煎服,适用于风寒湿痹。

④海风藤,老鹳草五加皮常春藤,桑枝等任选1~3种,各9~12克,可用于风寒湿痹。

9.2 外治法

威灵仙60克研末,葱白30克捣烂,用醋适量共调成糊状,外敷丝瓜络30克,地龙20克,莱菔子12克,共捣烂,外敷痛处。乳香、没药各10克,地骨皮15克,车前草20克,共捣烂,用白鲜威灵仙500克,松树针90克,甘草50克。水煎,熏蒸并热敷食盐500克,小茴香120克研末,共炒热,用布包熨痛处。川乌头、草乌松节、生胆南星、生半夏各30克,共研细末,贴于痛外。酒调拌,外敷贴于痛处。痛处,每日1次,每次1小时。浸酒外擦患处(不可内服)。

9.3 食疗

胡椒根煲蛇肉:胡椒根50克,蛇肉250克,共煲汤服食。适用老桑枝煲鸡:老桑枝100克,母鸡1只(去毛内脏),加适量千斤拔杜仲煲猪尾:千反拔、狗脊各30克,猪尾1条,加清水于风寒湿痹。清水共煲汤,盐调味饮汤食鸡。适用于风湿热痹。适量共煲汤,饮汤吃肉。适用于久痹肝肾亏虚。

10 预防调护

加强体质锻炼,避免居住在潮湿环境,注意冷暖,防止外邪侵袭,对预防痹证的发生有一定的作用[3]

注意防寒、防潮,避免风寒湿之邪侵入人体。汗出勿当风,劳患者应加强个体调摄,如房事有节、饮食有常、劳逸结合、起动或运动后不可乘身热汗出入水洗浴等。居作息规律化等。积极参加各种体育运动,以增强体质,提高机体对外邪的抵抗力。

患者对寒凉之品不宜多食,如雪条、竹笋、通菜等。

11 预后

痹证的预后虽为良好,但病情缠绵,且感受外邪后易引起复发[3]

久痰瘀痹阻,出现关节畸形,以及内舍脏腑,引起心痹者,则不易恢复,预后较差[3]

12 文献摘录

《素问·痹论篇》:“五脏皆有所合,病久而不去者,内舍于其合也,故骨痹不已,复感于邪,内舍于肾:筋痹不已,复感于邪,内舍于肝;脉痹不已,复感于邪,内舍于心;肌痹不已,复感于邪,内舍于脾;皮痹不已,复感于邪,内舍于肺。”

《医宗必读·痹》:“治外者,散邪为急,治藏者养正为先。治行痹者,散风为主,御寒利湿仍不可废,大抵参以补血之剂,盖治风先治血,血行风自灭也。治痛痹者,散寒为主,疏风燥湿仍不可缺,大抵参以补火之剂,非大辛大温,不能释其凝寒之害也。治着痹者,利湿为主,祛风解寒亦不可缺,大抵参以补脾补气之剂,盖土强可以胜湿,而气足自无顽麻也。”

证治汇补·痹症》:“……风胜加白芷,湿胜加苍术、南星,热胜加黄柏,寒胜加独活、肉桂,上体加桂枝、威灵仙,下体加牛膝、防己、萆薢、木通。”

杂病源流犀烛·诸痹源流》:“痹者,闭也。三气杂至,壅蔽经络,血气不行,不能随时祛散,故久而为痹。”

《类证治裁·痹症》:“诸痹……良由营卫先虚,腠理不密,风寒湿乘虚内袭。正气为邪所阻,不能宣行,因而留滞,气血凝涩,久而成痹。”

13 参考资料

  1. ^ [1] 高忻洙,胡玲主编.中国针灸学词典[M].南京:江苏科学技术出版社,2010:719.
  2. ^ [2] 张伯臾主编.中医内科学[M].上海:上海科学技术出版社,1985:265.
  3. ^ [3] 张伯臾主编.中医内科学[M].上海:上海科学技术出版社,1985:268.
  4. ^ [4] 张伯臾主编.中医内科学[M].上海:上海科学技术出版社,1985:265-266.
  5. ^ [5] 张伯臾主编.中医内科学[M].上海:上海科学技术出版社,1985:266.
  6. ^ [6] 张伯臾主编.中医内科学[M].上海:上海科学技术出版社,1985:266-267.
  7. ^ [7] 张伯臾主编.中医内科学[M].上海:上海科学技术出版社,1985:267.

分享到

编辑

词条痹证banlangfengchuile合作编辑创建

分类

相关条目

医学百科App-更靠谱的医学知识!

词典 百科 测评 计算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