医学百科

肾气丸

目录

1 拼音

shèn qì wán

2 英文参考

shenqi pills[中医药学名词审定委员会.中医药学名词(2004)]

3 国家基本药物

与肾气丸有关的国家基本药物零售指导价格信息

序号基本药物
目录序号
药品名称剂型规格单位零售指
导价格
类别备注
51639金匮肾气丸蜜丸6g0.88中成药部分*
51739金匮肾气丸蜜丸54g6.7中成药部分
51839金匮肾气丸蜜丸60g7.4中成药部分
51939金匮肾气丸蜜丸90g10.8中成药部分
52039金匮肾气丸水蜜丸60g8.8中成药部分*△
52139金匮肾气丸水蜜丸4.5g0.8中成药部分
52239金匮肾气丸水蜜丸5g0.88中成药部分
52339金匮肾气丸水蜜丸6g1中成药部分
52439金匮肾气丸水蜜丸20g3.2中成药部分
52539金匮肾气丸水蜜丸30g4.6中成药部分
52639金匮肾气丸水蜜丸40g6中成药部分
52739金匮肾气丸水蜜丸50g7.4中成药部分
52839金匮肾气丸水蜜丸72g10.4中成药部分
52939金匮肾气丸水蜜丸90g12.8中成药部分
53039金匮肾气丸水丸60g9.5中成药部分*△
53139金匮肾气丸水丸72g11.2中成药部分
53239金匮肾气丸浓缩丸200丸11.1中成药部分*△
53339金匮肾气丸浓缩丸360丸19.6中成药部分

注:

1、表中备注栏标注“*”的剂型规格为代表品。

2、表中备注栏加注“△”的剂型规格,及同剂型的其他规格为临时价格。

3、备注栏中标示用法用量的剂型规格,该剂型中其他规格的价格是基于相同用法用量,按《药品差比价规 则》计算的。

4、表中剂型栏中标注的“蜜丸”,包括小蜜丸和大蜜丸。

4 概述

肾气丸同名方剂约有八首,其中《金匮要略方论》记载者为常用方,其组成为干地黄240g、山药120g、山萸肉120g、云苓90g、泽泻90g、丹皮90g、肉桂30g、熟附片30g,具有补肾助阳之功效。主治肾阳不足。本方是治疗肾阳不足的常用方。现代常用于治疗糖尿病甲状腺功能低下、神经衰弱醛固酮增多症慢性肾炎、慢性支气管哮喘等属肾阳不足者。

5 《金匮要略方论》卷下方之肾气丸

肾气丸具有强大的免疫促进和调节功能,对神经内分泌有着强大的调控作用,对心血系统有着积极的影响,因此对免疫及神经、内分泌调节障碍性疾病如更年期综合征、神经衰弱症、糖尿病、甲状腺功能减低、醛固酮增多症、慢性肾炎、肾上腺皮质功能减退症及支气管哮喘均有一定的治疗作用。若遇有细菌病毒病原微生物感染诱发者,本方剂抗病原微生物能力较弱,应结合现代医学以有效抗生素治疗为宜。[1]

5.1 肾气丸的别名

八味肾气丸(《金匮要略方论》卷上)、崔氏八味丸(《金匮要略·中风历节篇》附方)、《金贵要略方论》肾气丸(《内科摘要》卷下)、桂附八味丸(《医方集解))、桂附地黄丸(《医宗金鉴》卷四十三)。

八味肾气丸(原书卷下)、地黄丸(《太平圣惠方》卷九十八)、八仙丸(《养老奉亲》)、补肾八味丸(《圣济总录》卷五十一)、八味地黄丸(《小儿痘疹方论》)、附子八味丸(《证治要决类方》卷四)、金匮肾气丸(《赤水玄珠》卷七)、桂附八味丸(《简明医彀》卷四)、桂附地黄丸(《简明医彀》卷八)、附桂八味丸(《医方论》)、桂附八味地黄丸(《胎产心法》卷一)。本方方名,《崔氏方》引作“八味九”(见《外台秘要》):改为汤剂,名“肾气汤”(见《普济方》)、“八味地黄汤”(见《辨证录》)“八味饮”(见《西塘感证》、“加味地黄汤”、“桂附地黄汤”(见《医宗金鉴》)、“八味汤”(见《杂症会心录》)、“阳八味汤”(见《医门补要》)、“桂附八味汤”(见《喉科种福》)。

5.2 组成

干地黄八两,薯蓣四两,山茱萸四两,泽泻三两,茯苓二两,牡丹皮三两,桂枝、附子(炮)各一两[2]

干地黄8两,薯蓣4两,山茱萸4两,泽泻3两,茯苓3两,牡丹皮3两,桂枝1两,附子(炮)1两。

干地黄128克 薯蓣64克 山茱萸64克 茯苓48克 泽泻48克 丹皮48克 桂枝 附子(炮)各16克

干地黄240g、山药120g、山萸肉120g、云苓90g、泽泻90g、丹皮90g、肉桂30g、熟附片30g[3]

5.3 功效与主治

肾气丸具有补肾助阳之功效。主治肾阳不足。症见腰痛脚软,下半身常觉发冷,少腹不适,小便不利,或小便频数阳痿早泄,舌淡而胖,脉虚弱。[3]

肾气丸温补肾阳,引火归源,阴阳双补.暖肾脏,补虚损,益颜色,壮筋骨。补老人元脏虚弱,腑气不顺,固精髓。久服壮元阳,活血驻颜,强志轻身。

肾阳不足,腰痛脚软,下半身常有冷感,少腹拘急,小便不利或小便反多,舌质淡胖,脉虚弱尺部沉细,以及痰饮咳喘水肿脚气消渴转胞久泄、阴疽等属肾中阳气虚衰者。虚劳腰痛,或短气有微饮,或男子消渴,以饮一斗,小便一斗,及妇人病饮食如故,烦热不得卧,而反倚息者,此名转胞,以胞系了戾,故致此病。脚气上入少腹,少腹不仁虚劳不足,大伤饮水,小腹急,肾气虚乏,下元冷惫,脐腹疼痛,夜多漩溺,脚膝缓弱,肢体倦怠,面色黧黑,不思饮食。肾气内夺,舌喑足废。冷证齿痛命门火衰,不能生土,以致脾胃虚寒大便不实。禀气虚,骨弱,7-8岁不能行立。肾水不能摄养,及脾虚不能克制肾水,多吐痰唾而不咳。两尺脉微弱,阴阳俱虚。肾虚不能摄水,津液不降,致成痰饮,咳逆潮热盗汗。脾肾虚寒,土不生金,肺金亏损,肺气虚不能摄血,面色萎黄,时或咳嗽见血,脉多空大无力。脾肾两败,水溢于外,土困于中而成水肿,或阳虚小便不通。肾脏真阳不足,火不归元。百会疽漫肿平塌,紫暗坚硬,面赤而烦,口干不渴,唇润,属阳虚浮泛者,及颊疡牙关紧急不开或旁肿不消,脓水清稀,因而成漏,复被寒侵疮孔,致生多骨,经年缠绵难愈者。

5.4 肾气丸的用法用量

上为末,炼蜜和丸梧子大[2]。每服十五丸,加至二十五丸,酒送下,一日二次[2]

每服15丸,加至25丸,酒送下,每日2次。

每服15丸,用酒送下,加至20丸,一日三次。

上八味,为末,炼蜜和丸,如梧桐子大。按比例酌减,水煎服。[3]

5.5 方解

[4]

肾气丸治证皆由肾阳不足所致。腰为肾府,肾为先天之本,中寓命门之火命门真阳即肾间动气,肾阳不足,不能温养下焦,故腰痛脚软,身半以下常有冷感;肾阳虚弱,不能化气利水,水停于内,故小便不利,少腹拘急不舒;若肾虚不能约束水液,则小便反多,或消渴、水肿、痰饮、脚气,以及转胞等。治宜补肾助阳为法。故方中重用干地黄滋阴补肾为君药。臣以山茱萸、山药补肝脾而益精血;加以附子、桂枝之辛热,助命门以温阳化气。君臣相伍,补肾填精,温肾助阳,乃阴中求阳之治。从用量分析,补肾药居多,温阳药较轻,其立方之旨,又在微微生火,鼓舞肾气,取“少火生气”之意,而非峻补。又配泽泻、茯苓利水渗湿泄浊,丹皮清泄肝火,三药于补中寓泻,使邪去则补乃得力,并防滋阴药之腻滞。诸药合用,温而不燥,滋而不腻,助阳之弱以化水,滋阴之虚以生气,使肾阳振奋,气化复常,则诸症自除。

肾气丸配伍特点有二:一为补阳补阴配伍,阴阳并补,而以补阳为主;二为滋阴之中配入少量桂、附以温阳,目的在于阴中求阳,少火生气,故方名“肾气”。

5.6 临床运用

肾气丸是治疗肾阳不足的常用方。临床上以腰痛脚软,少腹不适,小便不利,或小便频数,舌淡而胖,脉虚弱为证治要点。[3]

5.6.1 加减法

若小便量多者,加补骨脂巴戟天;色欲放纵者,加人参肉苁蓉、灵仙脾;在肾气丸基础上加入车前子牛膝加味肾气丸,温肾以利水消肿,常用于治疗肾阳虚引致的水肿;若加入鹿茸五味子十补丸,温肾阳,益精血,常用于治疗肾阳虚损,精血不足等证。[3]

若用于阳痿,尚需加淫羊藿、补骨脂、巴戟天等以助壮阳起痿之力。[4]

5.6.2 使用禁忌

猪肉、冷水、生葱、醋物、芜荑;有咽干口燥舌红少苔等肾阴不足,肾火上炎表现者,不宜使用本方。如有咽干、口燥、舌红、少苔等肾阴不足,肾火上炎症状者不宜用。

5.6.3 肾气丸治痞结泄泻

一人坐立久则手足麻木,虽夏月亦足寒如冰,复因醉睡觉而饮水复睡,遂觉右腹痞结,摩之则腹间沥漉有声,得热摩则气泄而止,饮食稍多则作痛泄,此非脾胃病,乃命门火衰不能生土,虚寒使之然也,服八味丸而愈。

5.6.4 肾气丸治反胃

曾治富商汤名扬,自谓体旺,酒色无度,行年四十,饮食渐减,或教以每早进牛乳酒,初食似可,久之朝食至暮,酒乳结成羊屎形,其大小便日夜不过数滴,全无渣滓下行,卧床不起,告急请诊。按之两尺脉微如丝,右关弦紧,乍有乍无,两寸与左关洪大而散。余曰:足下之恙,乃本实先拨,先天阴虚宜补水,先天之阳虚宜补火,水火既济,庶可得生。乃用熟地一两,山茱、山药各四钱,茯苓、泽泻、丹皮、肉桂、附子各三钱,煎服一剂,明早令进牛乳酒,至暮则下行,而不上吐矣,连服十剂,饮食渐进。遂从前方药料为丸,日服二次,嘱戒酒色,半载而康。

5.6.5 肾气丸治水肿

本方治疗水肿12例,症见眼睑水肿,小便不利或尿闭,面色苍白萎黄舌苔白厚或干燥脉象沉微细弱。以肾气丸每次三钱,每日二次(其中3例因下肢水肿配合五皮饮),一般服药二周后症状减轻,尿量排泄增加,水肿渐消,12例中除2例伴有钩虫病或血丝虫病者无效外,均获治愈,疗程21至90天。

5.6.6 肾气丸治尿毒症

作者认为,多数晚期尿毒症,虽有高热心烦出血倾向,便闭,苔厚黄等湿热邪盛之象,不过为发病之标,而其病本均属脾肾阳虚,故以肾气丸为基本方,并重用人参煎汤送服以扶正祛邪,同时酌伍山药、黄耆白术补气健脾公丁香旋复花半夏竹茹和胃降逆,配合必要的西药。经治5例,疗效满意,随访三年以上.情况良好,其中2例肾功能已恢复正常。

5.6.7 肾气丸治慢性肾炎蛋白尿

本方加黄耆、白术、荠菜花、煅龙牡等治疗慢性肾炎蛋白尿属肾阳亏损,脾阳不运,气不化水者3例.分别服药15至20剂,尿蛋白全部转阴,随访年余未复发。

5.6.8 肾气丸治复发性口疮

复发性口疮属元阳不归命门,虚火上升,浮阳于外,上热下寒,症见唇、舌或颊内等处出现黄豆大小的淡白色圆形或椭圆形溃烂斑点,周围颜色淡红,疼痛或重或轻,疲劳易发,同时伴有畏寒肢冷,乏力懒言,小便清长,大便溏薄等。治疗以本方温养命火,引火归元,若口腔溃烂有腐臭味者,加地骨皮10g,生石膏15g,丹皮增至10g;口渴明显者,加石斛20g,麦冬10g;另可用锡类散外搽患处。所治5例中,2例痊愈,2例愈后复发,按原方再服而愈,1例好转。

5.7 现代适应证

[5]

治疗慢性肾炎、糖尿病、醛固酮增多症、甲状腺功能低下、神经衰弱、肾上腺皮质功能减退、慢性支气管哮喘、更年期综合征等属肾阳不足者,均可加减应用肾气丸。

5.7.1 慢性肾炎

慢性肾炎仅少数是由急性肾炎发展所致,其病因多为免疫介导的炎症。其中除免疫因素外,非免疫、非炎症因素也占重要地位。首先是免疫反应,某些外源性抗原或内源性抗原可刺激机体产生抗体,在血循环中形成免疫复合物,在某些情况下免疫复合物沉积或被肾小球捕捉并激活炎症介质导致肾炎产生;多个抗原、抗体分子形成网络状肾小球内免疫复合物,单核-巨噬细胞系统吞噬功能和(或)肾小球系膜清除功能降低及补体成分功能缺陷等原因使免疫复合物沉积于肾小球而患病;血循环中的游离抗体与肾小球固有抗原或已种植的肾小球的外源性抗原相结合在肾小球的局部形成肾小球内免疫复合物,并导致肾炎。若原位肾小球内免疫复合物或循环免疫复合物不能被机体清除或机体针对肾小球内免疫复合物中免疫球蛋白产生自身抗体则导致病变并持续和进展;同时细胞免疫在某些类型的肾炎发病机制中也有重要作用。其次免疫反应需引起炎症反应才能导致肾小球损伤,炎症反应中炎症细胞可产生炎症介质,炎症介质又可趋化、激活炎症细胞,各种炎症介质间又相互促进或制约,形成十分复杂的网络关系,造成肾小球炎症病变。主要炎症细胞包括单核-巨噬细胞中性粒细胞嗜酸性粒细胞血小板;主要炎症介质包括补体、凝血纤溶因子、血管活性胺、白细胞三烯、激肽,近年又发现许多新的炎症介质,如活性氧等自由基、活性氮、血管活性肽、前列腺素类、血管活性胺、细胞黏附因子等。

5.7.2 糖尿病

糖尿病的病因至今尚未完全明了,目前公认糖尿病不是单一病因所致的疾病,而是复合病因引起的综合征。发病与遗传自身免疫环境因素有关。从胰岛β细胞合成和分泌胰岛素经血循环到达体内各组织器官靶细胞,与特异性受体结合,引发细胞内物质代谢效应,在整个过程中任何一个环节发生异常均可导致糖尿病。糖尿病的代谢紊乱主要是由于胰岛素生物活性或其效应绝对或相对不足引起的,临床主要表现为易饥、多食、口渴、多饮、多尿及体重减轻。

5.7.3 更年期综合征

更年期综合征实质上是围绝经期综合征,主要是由于卵巢功能退化垂体和下后脑功能退化,从而导致雌激素分泌减少,孕酮分泌减少或无孕酮分泌,总体雄激素水平下降,促性腺激素分泌增加,催乳素浓度降低等各种激素分泌异常,导致临床上出现月经紊乱、血管舒缩功能紊乱而致潮热和面部阵阵发红,精神神经症状为焦虑、易怒、记忆力下降,动脉粥样硬化而出现冠心病及脑血管疾病,骨矿含量改变及骨质疏松而出现骨骼病变。

5.7.4 神经衰弱

神经官能症发病与精神过度紧张或恐惧等因素有关,使大脑皮层抑制功能不足而出现头痛头晕、易激动烦躁、入睡困难或睡眠浅或失眠;其次是大脑皮层兴奋功能不足,表现精神不振、没情绪、乏力、注意力涣散、记忆力下降、工作难以持久等,上述两种情况也可同时存在;但要除外某些器质性疾病,如脑肿瘤等引起的神经衰弱综合征

5.7.5 哮喘

支气管哮喘是由嗜酸性粒细胞、肥大细胞T淋巴细胞等多种炎性细胞参与的慢性炎症、变应性炎症或过敏性炎症,这种气道炎症使易感者对各种刺激因子具有气道高反应性,并可引起呼吸道狭窄,表现为反复发作的喘息呼吸困难胸闷或咳嗽等。支气管哮喘发病机制十分复杂,遗传和环境因素共同影响哮喘的发展,其主要病理改变为:①气道黏膜中可见大量炎性细胞浸润;②气道上皮损伤与脱落,纤毛细胞有不同程度的损伤,甚致坏死;③气道壁增厚,黏膜水肿,胶原蛋白沉着;④气道黏液腺肿大,血管壁通透性增高,气道黏膜充血水肿,渗出物质增多,黏液滞留导致气道黏液栓形成;⑤气道平滑肌收缩,部分出现功能性改变及缺陷。临床上主要表现为呼吸困难,哮鸣音。

5.7.6 甲状腺功能减低

甲状腺功能减低症简称甲减,是由各种原因导致的低甲状腺激素血症或甲状腺激素抵抗而引起的全身性低代谢综合征。根据病变部位分为原发性甲减(甲状腺本身病变所致)、继发性甲减(重症疾病引起的TSH分泌减少)、散发性甲减(由下丘脑引起的TRH分泌减少)、甲状腺激素抵抗综合征。临床上原发性甲减占成人甲减的90%~95%;新生儿胎儿发病者称为呆小病。原发性甲减发病原因主要有四:①自身免疫损伤如桥本甲状腺炎等。②甲状腺破坏,包括手术损伤及放射性碘治疗。③碘过量。④抗甲状腺药物如锂盐硫脲药物所致。甲状腺激素主要药理作用是:①维持生长发育、促进蛋白质合成及骨骼、中枢神经系统的生长发育。②促进代谢和产热。③提高机体交感肾上腺系统的感受性。甲减时上述3项作用降低而出现相应症状,临床上主要表现为黏液性水肿及易疲劳、怕冷、反应迟钝、月经不调肌肉乏力、强直萎缩心肌收缩力下降,心动过缓;贫血厌食便秘腹胀月经过多闭经;黏液性水肿、昏迷等。醛固酮增多症即原发性醛固酮增多症,简称原醛症,是由于肾上腺皮质病变所致醛固酮分泌增多,引起潴钠排钾、体液容量扩张而抑制了肾素血管紧张素系统,属于不依赖肾素-血管紧张素的盐皮质激素过多症。常见原因有:①醛固酮瘤,占原醛症的60%~85%。②特发性醛固酮增多症,约占原醛症的15%~40%。双侧有肾上腺球状带增生伴结节,可能与对血管紧张素Ⅱ敏感性增强有关。③糖皮质激素可治性醛固酮增多症,多与家人遗传有关,有肾上腺增生,用糖皮质激素治疗有效。④醛固酮癌,主要是肾上腺皮质癌。⑤迷走的分泌醛固酮组织,少见,多发生于肾内的肾上腺残余组织或卵巢、睾丸肿瘤。主要病理改变是醛固酮引起的钠、钾潴留,细胞外液扩张,血容量增多,血管壁内及血循环内钠离子浓度增加,血管对去甲肾上腺素反应性增强等引起的高血压,临床主要表现为高血压、神经肌肉功能障碍,主要是低血钾引起的肌无力和周期性瘫痪等症状;低血钾引起肾小管上皮细胞空泡变性使肾浓缩功能下降等出现多尿、蛋白尿;低钾引起的心功能障碍心律失常;同时低钾也可引起生长发育障碍及胰岛素分泌减少等有关症状。

5.7.7 肾上腺皮质功能减退症

肾上腺皮质功能减退症,分为原发性和继发性两种,前者又称Addison病,由于双侧肾上腺绝大部分被损害所致;继发者多由下丘脑病变引起。常见原因:①感染,以肾上腺结核最多见;②自身免疫性肾上腺炎;③其他为恶性肿瘤转移等所致,由于垂体ACTH黑色素细胞刺激素(MSH)、促脂素(CPH)分泌增多所致一系列症状,临床主要表现为皮肤色素加深,其他可见神经、精神、胃肠道、心血管系统及代谢系统以及肾、生殖系统症状,严重者可发生肾上腺危象。

5.8 肾气丸的药理作用

肾气丸可提高肾阳虚模型动物血、脑中超氧化物歧化酶的活力,可改善自由基代谢异常状态和内分泌功能;能增强非特异性细胞免疫和体液免疫功能;有类性激素样作用,对生精障碍有明显的恢复作用[3]

肾气丸的适应证较多、较复杂,但综合分析,大部分为免疫功能紊乱及神经、内分泌功能障碍性疾病,由此而致心血管、肾脏、胃肠、神经肌肉等系统相关联的疾病发生,现分析其治疗机理如下。[6]

5.8.1 对神经、内分泌系统功能的影响

君药熟地黄能减轻糖皮质激素对垂体-肾上腺皮质系统功能和形态的影响,拮抗糖皮质激素导致的垂体-肾上腺皮质功能低下;无论单味使用或与他药配伍均有抗地塞米松对垂体-肾上腺皮质系统的抑制作用,从而使血浆皮质酮浓度升高;同时通过调节细胞膜β受体的最大结合量,显著改善甲亢等阴虚患者交感肾上腺素能神经兴奋症状,使血浆cAMP含量趋向正常;另有报道怀庆熟地黄对甲亢阴虚大鼠体重改变,24小时饮水量及尿量,血浆T3、T4及醛固酮(AD)浓度有显著改善,并认为其改善肾阴虚的作用与改善体内AD水平有关;熟地黄煎剂能降低正常血糖和由肾上腺素、氯化铵引起的高血糖而具降血糖作用。臣药山药能明显降低脑LPO,并且有明显降血糖作用。臣药山茱萸对副交感神经有兴奋作用,能明显增加抗缺氧和大脑的记忆能力;能促进胰岛β细胞分泌和增加器官组织对葡萄糖的利用,因而可对抗四氧嘧啶及肾上腺素所致高血糖,具有明显降血糖作用;山茱萸能增强垂体-肾上腺皮质功能而具有抗炎作用。山药具有降血糖作用。附子通过下丘脑促肾上腺皮质激素神经细胞对垂体-肾上腺皮质系统有兴奋作用,从而促进皮质激素分泌,同时附子本身也有皮质激素样作用。附子加地黄配伍对肾上腺、甲状腺切除后卵巢的重量减轻和卵巢内HCG/LH受体功能降低有显著拮抗作用;附子所含乌头碱可促进脑灰质的呼吸,促进脑皮质葡萄糖的氧化,促进葡萄糖生成乳酸乌头多糖还有降血糖作用;附子除对中枢神经有镇痛、镇静作用外,对周围神经所含乌头碱可兴奋交感神经末梢而使内源性去甲肾上腺素释放;去甲乌药碱为部分β受体阻滞剂,并可阻断α1受体而激动α2受体,但以阻断α1受体为主;附子肉桂复方可兴奋交感-肾上腺髓质功能,增加血清和肾上腺内多巴胺-β-羟化酶活性;附子、肉桂还可促进甲亢及皮质醇过多症阴虚模型M受体增多及cGMP反应性增强,从而恶化阴虚交感神经-β受体-cAMP的系统功能,改善阳虚证副交感神经-M受体-cGMP系统的功能;同时单用附子或肉桂可见尿中去甲肾上腺素和肾上腺素含量升高;肉桂和附子组成复方使两味药在助阳方面有明显的相互制约作用,相互缓和药物对血压的过烈作用;附子、肉桂复方对肾上腺皮质性高血压的肾上腺胆固醇代谢有明显影响,可使灼伤侧肾上腺活动增强而健侧肾上腺活动不提高;同时认为附桂复方能促进原来功能降低的肾上腺活动使其趋向正常,并通过这一作用导致降压作用;附子、肉桂同时促使甲减动物脑内M受体的生成和降低,但更新常数的加快占优势,结果使异常的脑M受体数降低,从而对甲减患者发挥治疗作用;同时还发现附子、肉桂等助阳药有抑制下丘脑单胺氧化酶活性的作用,从而使阳虚者脑内去甲肾上腺素下降和肾上腺素升高现象恢复正常。临床证明肉桂不仅有解热、镇静、镇痛、抗惊厥作用,而且能明显促进肾上腺皮质功能,改善性功能,提高血浆睾丸酮水平,而降低血浆T3水平。泽泻有降血糖和利尿作用。使药茯苓所含茯苓素可结合在肾胞浆膜醛固酮受体上,拮抗醛固酮的活性,同时对Na+-K+-ATP酶有显著的激活作用,从而促进机体水盐代谢功能的恢复。牡丹皮所含牡丹酚有镇静、镇痛等中枢抑制作用;丹皮酚对反复发作的短暂性脑缺血再灌注所致损伤有保护作用,并可降低脑缺血再灌注后的炎性反应;丹皮酚不仅有解热、镇痛作用,而且能抑制电刺激脑干网状结构和下丘脑下部引起的觉醒反应,从而具有催眠、镇静作用;同时牡丹皮所含丹皮多糖有明显的降血糖作用。由此可见该方剂对甲减、肾上腺皮质功能减退症、醛固酮增多症、糖尿病、神经衰弱及更年期综合征有强大的治疗作用。[6]

5.8.2 对免疫功能的影响

君药熟地黄可通过减弱、阻断环磷酰胺及地塞米松的某些作用环节而具有保护免疫功能的作用,使环磷酰胺所致胸腺重量减轻。血清特异性抗体水平下降和淋巴细胞转化功能降低恢复到正常水平,使地塞米松所致巨噬细胞吞噬功能下降及淋巴细胞比率降低提高到正常水平;同时地黄还可对ConA诱导的淋巴细胞的DNA、蛋白质的合成以及IL-2的产生都有明显的增强作用;熟地黄还能诱生干扰素,使之效价明显提高,说明地黄不仅对免疫功能有保护作用,而且还有增强作用。臣药山茱萸对于因化疗或放疗所致白细胞下降有使其升高的作用,且有而抗组胺的作用;山茱萸水提物能增强体液免疫功能,促进溶血空斑形成细胞数,加速血清IgGIgM形成;山茱萸糖类也能明显促进免疫反应;山茱萸总苷可提高IL-2的产生能力,在IL-2作用下NK细胞可转变为广谱杀肿瘤的淋巴因子激活的杀伤细胞(简称LAK细胞)。山药有强壮、滋补和脱敏作用;山药水煎剂可显著增加脾脏重量,增强巨噬细胞吞噬功能;山药多糖能拮抗环磷酰胺所致降低WBC的作用;其水煎醇沉液能增加玫瑰花形成细胞数,提高淋巴细胞转化功能,增加末梢血ANAE阳性T淋巴细胞数,促进溶血素生成,因此,对体液免疫及细胞免疫均有较强的促进作用。附子对细胞免疫及体液免疫均有明显的促进作用,附子注射液可明显促进脾脏抗体形成细胞数增加及血清抗体的生成,并明显提高血清补体含量,促进T细胞RE花环形成及淋巴细胞母细胞转化。肉桂中所含的桂酸钠能升高外周白细胞及血小板,并有抗辐射损伤作用;桂皮多糖AX能明显提高网状内皮系统的吞噬功能;肉桂W2却能降低非特异性免疫功能和抗体产生。使药茯苓所含茯苓多糖具有增强体液和细胞免疫功能的作用;新型羟甲基茯苓多糖皮下注射能使腹腔巨噬细胞吞噬率及吞噬指数明显增加,同时还能拮抗免疫抑制剂醋酸可的松对腹腔巨噬细胞功能的抑制,使巨噬细胞功能恢复;羟甲基茯苓多糖还可使胸腺及淋巴结重量明显增加;茯苓多糖及羟乙基茯苓多糖可增强细胞免疫功能,可使淋巴细胞毒性增加20~28倍,使淋巴细胞转化率上升;茯苓素能提高网状内皮系统和单核细胞吞噬功能,但抑制淋巴细胞转化和抗体的产生。牡丹皮对Ⅰ~Ⅳ型变态反应均有抑制作用;丹皮酚可增强单核细胞吞噬功能,并显著增强外周血WBC吞噬细菌的作用;丹皮总苷可促进ConA诱导的T淋巴细胞增殖反应和产生IL-2,还能促进LPS诱导B淋巴细胞的增殖反应以及巨噬细胞产生IL-1;诱导巨噬细胞合成NO。该方剂的免疫作用可有力地对其适应证从发病机理上进行根本治疗。[6]

5.8.3 对心血管及血液流变学的影响

君药熟地黄有强心作用,特别是对衰竭的心脏作用更明显;并且地黄可通过升高cAMP,使cGMP/cAMP比值降低而引起血压降低,特别是对肾性高血压有降压作用,并能降低肾性高血压的病死率。臣药山萸肉有利尿、降血压作用,山茱萸注射液对失血性休克能迅速升高血压,有抗休克作用;能增加心肌收缩力,增加心泵血量和扩张外周血管,抑制血小板聚集和抗血栓形成;同时山茱萸还有显著的抗心律失常作用。附子有显著强心作用,其水溶性部分可直接作用于心脏,其有效成分是去甲乌药碱,此外还有α受体激动作用和升压作用,去甲猪毛菜碱及钙离子等在附子的强心作用中也起了部分作用。去甲乌药碱能明显改善内毒素休克犬心脏每搏量减少、心输出量减低及心脏指数降低;附子所含乌头碱、中乌头碱和下乌头碱均有致心律失常的作用,但附子水溶液却能对抗乌头碱引起的心律失常,其所含去甲乌药碱对多种实验性过缓性心律失常均有明显的防治效果,去甲乌药碱还能增加窦房结自律性,对于心肌细胞及浦肯野纤维可显著延长细胞不应期;附子注射液及去甲乌药碱均能降低心肌耗氧量,增加缺血心肌供血供氧量;同时去甲乌药碱可升高心肌cAMP及改善cAMP/cGMP失调,对应激心肌有保护作用;去甲乌药碱有对β受体的激动和对α1受体阻断的双重作用,因此对肾性高血压去甲乌药碱对舒张压呈量效性降低,降低血管阻力,增加血流量,尤以对冠状动脉血流量增加更为明显;附子及其复方具有明显抗休克作用,无论是失血性休克、内毒素性休克,还是心源性休克去甲乌药碱均能显著地改善休克时心功能状态,增加心输出量和心脏指数,降低外周阻力,改善微循环,改善血液流变性,抑制DIC,遏制血浆SOD和GSH-Px的减少和MDA升高,并维持血糖水平,稳定细胞膜;附子煎剂还有抑制凝血功能和抗血栓形成的作用。肉桂所含桂皮醛能增加心肌收缩力和心率,扩张脑动脉及冠状动脉,降低血管阻力,降低血压;肉桂对外周血管有直接扩张作用,肉桂煎剂能增加心脏冠脉血流,促进心肌侧支循环开放,改善心肌血液供应,能对抗垂体后叶素所致冠脉血流减少;肉桂能明显抑制ADP诱导的血小板聚集,抗血栓形成;泽泻有明显的利尿作用,对多种高血压模型均有迟缓但较弱的降压作用;能干扰外源性胆固醇TC)、甘油三酯TG)的吸收,加速TG水解而发挥降血脂作用;泽泻所含泽泻醇对肾性高血压及原发性高血压具有持久的降血压作用;泽泻水提液对AA和ADP诱导的血小板聚集有抑制作用,并有抗血栓作用;泽泻提取物能抑制主动脉粥样硬化斑块的形成。使药茯苓各种提取物均能使心肌收缩力加强,心率加快,并有利尿作用,可降低心脏的前负荷。牡丹皮具有明显的降血压作用,其所含芍药苷对二磷酸腺苷引起的血小板聚集有抑制作用,可防止血栓形成;牡丹皮及丹皮酚有阻止Ca2+内流及抗氧化作用;能降低心肌耗氧量,增加冠脉血流量,并有降血压作用,对缺血性心肌具有明显的保护作用;同时有抗心律失常作用。[6]

肾气丸的强心、抗心律失常、明显的降血压和抗凝作用可对慢性肾炎、糖尿病、醛固酮增多症等并发的心血管病进行有力地预防和治疗。[6]

5.8.4 抗炎、抗氧化作用

君药熟地黄有显著的抗炎、消肿作用,地黄可增强血中GSH-Px的活性,降低LPO的含量,从而具有抗氧化损伤和抗衰老作用。臣药山茱萸煎剂对炎症的毛细血管通透性增加、渗出、水肿及肉芽组织增生均有明显的抑制作用,其抗炎作用与其能增强垂体-肾上腺皮质功能有关;山茱萸能提高RBC中SOD活性,对抗脂质过氧化。山药能明显清除超氧阴离子自由基及羟基,明显提高RBC中SOD及CAT活力;降低血浆、脑、肝中LPO含量。臣药附子所含去甲乌药碱有显著的抗氧化作用,能清除超氧阴离子自由基,抑制脂质过氧化,对超氧阴离子自由基诱杀的透明质酸和牛关节液中氨基多糖的解聚也有保护效果;同时附子具有显著的抗炎作用,其抗炎成分较多,其中的乌头碱、中乌头碱等作用较强,附子抗炎作用有报道认为是通过对神经-体液调节、促进肾上腺皮质功能而实现的;附子对炎症的血管通透性亢进、渗出、水肿、肉芽组织增生等多个炎症环节均可发挥积极作用。肉桂对炎性毛细血管通透性增加及水肿等急、慢性炎症均有抑制作用,可显著提高抗氧化酶活性及总抗氧化能力,降低自由基代谢产物含量,提高组织膜酶活性,从而保护细胞膜完整性和功能正常。使药茯苓所含的新型羧甲基茯苓多糖具有较强的抗炎作用,并能改善炎症的全身症状。牡丹皮对Ⅲ型变态反应引起的炎症有抑制作用。泽泻水煎剂对炎症的渗出及肉芽组织增生等急、慢性炎症均有明显的抑制作用。牡丹皮所含丹皮酚可直接对炎性介质,抑制WBC游走,抑制PGE2的生物合成,从而对炎症毛细血管通透性增强、渗出、水肿等不同炎症阶段有显著的抑制作用;同时丹皮总苷可提高血清GSH-Px活力,具有抗氧化损伤作用。[6]

5.8.5 对消化系统功能的影响

君药熟地黄煎剂对肝炎有保护作用,能防止肝糖元的减少,抑制胃液胃酸排出量,具有显著的抗胃溃疡作用。臣药山药具有滋补和助消化作用,对肠管活动有明显的调节作用,当肾上腺素引起肠管紧张性降低时,山药煎剂可明显拮抗而使其节律活动恢复正常;山药所含尿囊素具有修复上皮组织及生肌作用,可用于胃及十二指肠溃疡。山茱萸含有大量维生素A,对胃肠黏膜有修复作用,其所含鞣质有收敛作用;山茱萸煎剂显著对抗肝损害,使肝病理改变减轻,肝细胞RNA及糖元含量上升,MDA、ASTALT下降,具有保肝作用。附子煎剂可能具有胆碱样、组胺样和抗肾上腺素样作用,其所含乌头碱、中乌头碱可能对肠管活动起主要作用,但比较复杂;附子水煎剂能抑制胃溃疡形成。肉桂可减少胃液分泌,抑制胃蛋白酶活性,增加胃黏膜己糖胺含量,促进胃黏膜血流,对多种溃疡模型均有一定的抗溃疡作用。肉桂对药物性肠功能紊乱可发挥调节作用,有利于减轻肠黏膜病变的渗出,可用于虚寒性腹泻。同时肉桂还有利胆作用。泽泻有抗脂肪肝作用。使药茯苓浸剂对肠管有直接松弛作用,使收缩振幅减少、张力下降,对胃溃疡有防治作用,可降低胃液酸度。茯苓所含新型羧甲基茯苓多糖可减轻肝损伤,降低ALT,连续给药可明显加速肝脏再生速度,使肝重量明显增加,促进肝脏胶原蛋白降解,促进肝内纤维组织吸收,具有抗肝硬化作用。牡丹皮所含牡丹酚具有抑制胃酸分泌和抗溃疡作用,丹皮总苷可提高血清及肝脏GSH-Px活力,降低MDA含量,对急性肝损伤可减轻肝细胞变性和坏死程度,降低血清ALT、AST含量。[6]

5.8.6 抗病原微生物作用

君药地黄对须疮癣菌、石膏样小芽孢癣菌等多种真菌有抑制作用。臣药山茱萸对痢疾杆菌、金黄色葡萄球菌及堇色毛癣菌等有不同程度的抑制作用。肉桂所含桂皮醛对多种真菌有广谱抗菌作用,桂皮油杀菌力强,对革兰氏阳性菌的抑制力大于革兰氏阴性菌,对多种霉菌也有抑制作用。泽泻对金黄色葡萄球菌、肺炎双球菌结核杆菌均有抑制作用。茯苓煎剂对金黄色葡萄球菌、大肠杆菌变形杆菌均有抑制作用,其乙醇提取物可杀死钩端螺旋体。牡丹皮煎剂对金黄色葡萄球菌、溶血性链球菌肺炎球菌、痢疾杆菌、伤寒杆菌、大肠杆菌、枯草杆菌、白色葡萄球菌等多种致病菌以及部分真菌有抑制作用。[6]

5.8.7 解痉平喘、止咳祛痰作用

臣药山药具有止咳祛痰作用。附子具有显著的平喘作用,其主要成分是去甲乌药碱,通过激动β受体使气管松弛且随剂量的增加作用加强;同时去甲乌药碱还可明显对抗5-HT所致平滑肌痉挛,使呼吸道阻力下降。肉桂能松弛支气管平滑肌,具有解痉平喘作用。除此之外该方剂对神经、垂体-肾上腺皮质系统的强大作用也是其具有平喘作用的机制之一。[6]

5.8.8 参考资料

[6]

1)抗动脉硬化作用的研究:日人渡边宣佳等报告,服用八味地黄丸后,可使血中高密度脂蛋白——胆固醇(HDL-C)上升,且尤以女性为显著。由于高密度脂蛋白——胆固醇有抗动脉硬化的作用,因此本实验结果具有重要意义。

2)抗糖尿病成分的研究《中成药研究》(1982;1:46):采用链脲佐菌素(简称STZ)造成大鼠糖尿病模型,发现八味丸中抗STZ 糖尿病的有效成分为山茱萸中的熊果酸齐墩果酸。由于上述有效成分在八味丸的水提干浸膏中未能检出,故研究者认为应用八昧丸治疗糖尿病时,以古方丸剂散剂为宜。

3)对免疫功能的影响《成都中医学院学报》(1985;4:40):本方对小鼠体内外血淋巴细胞转化率及抗体产生有一定影响。研究结果提示:金匮肾气丸可显著增强机体非特异性细胞免疫功能和体液免疫功能,并能促进抗体提前产生。

4)抗实验性病理代谢的研究 《日本汉方医学》1982(4):10,给增龄大白鼠投与八味地黄丸,探讨了谷光甘肽代谢,结果①晶状体中GSH和GSSG有意义地增加,推测八味地黄丸有预防老年性白内障的效果,②血中GSH增加,推测八味地黄丸参与红细胞膜的谷光甘肽代谢;③睾丸中GSH增加,提示八味地黄丸参与DNA合成和谷光甘肽代谢。

5)抗糖尿病成分的研究 《中成药研究》1982(1):46,用八味丸粉末给链脲佐菌素所致大鼠糖尿病模型口服,结果表明八味丸能有效地抑制其饮水量、尿量、血糖及尿糖量。而组成该方的单味药仅山茱萸有效,并进一步找到抗糖尿病有效成分为熊果酸及齐墩果酸。

5.9 各家论述

1.《医经溯洄集》:八味丸以地黄为君,而以余药佐之,非止为补血之剂,盖兼补气也。气者,血之母,东垣所谓阳旺则能生阴血者此也。夫其用地黄为君者,大补血虚不足与补肾也;用诸药佐之者,山药之强阴益气;山茱萸之强阴益精而壮元气白茯苓之补阳长阴而益气;牡丹皮之泻阴火,而治神志不足;泽泻之养五脏,益气力,起阴气,而补虚损五劳,桂、附立补下焦火也。由此观之,则余之所谓兼补气者,非臆说也。

2.《医方考》:渴而未消者,此方主之。此为心肾不交,水不足以济火,故令亡液口干,乃是阴无阳而不升,阳无阴而不降,水下火上,不相既济耳!故用肉桂、附子之辛热壮其少火,用六味地黄丸益其真阴。真阴益,则阳可降;少火壮,则阴自生。肾间水火俱虚,小便不调者,此方主之。肾间之水竭则火独治,能合而不能开,令人病小便不出;肾间之火熄则水独治,能开而不能合,令人小便不禁。是方也,以附子、肉佳之温热益其火;以熟地、山萸之濡润壮其水;火欲实,则丹皮、泽泻之酸咸者可以收而泻之;水欲实,则茯苓、山药之甘淡者可以制而渗之。水火既济,则开阖治矣。

3.《千金方衍义》:本方为治虚劳不足,水火不交,下元亏损之首方。专用附、桂蒸发津气于上,地黄滋培阴血于下,萸肉涩肝肾之精,山药补黄庭之气,丹皮散归经之血,茯苓守五脏之气,泽泻通膀胱之气化。

4.《医宗金鉴》引柯琴:火少则生气,火壮则食气,故火不可亢,亦不可衰,所云火生土者,即肾家之少火游行其间,以息相吹耳,若命门火衰,少火见于熄矣。欲暖脾胃之阳,必先温命门之火,此肾气丸纳桂、附于滋阴剂中十倍之一,意不在补火,而在微微生火,即生肾气也。故不曰温肾,而名肾气,斯知肾以气为主,肾得气而土自生也。且形不足者,温之以气,则脾胃因虚寒而致病者固痊,即虚火不归其原者,亦纳之而归封蛰之本矣。

5.《古方选注》:肾气丸者,纳气归肾也。地黄、萸肉、山药补足三阴经,泽泻、丹皮、茯苓补足三阳经。脏者,藏经气而不泄,以填塞浊阴为补;腑者,如府库之出入,以通利清阳为补。复以肉桂从少阳纳气归肝,复以附子从太阳纳气归肾。

6.《血证论》:肾为水脏,而其中一点真阳便是呼吸之母,水足阳秘,则呼吸细而津液调。如真阳不秘,水泛火逆,则用苓、泽以行水饮,用地、萸以滋水阴,用淮药入脾,以输水于肾,用丹皮入心,以清火安肾,得六味以滋肾,而肾水足矣。然水中一点真阳,又恐其不能生化也,故用附子、肉桂以补之。

5.10 歌诀

肾气丸治肾阳虚,六味地黄桂附俱;专温肾命虚寒证,水中生火在温煦。[3]

5.11 出处

《金匮要略方论》卷下妇人杂病脉证并治

6 《备急》引陶氏(见《外台秘要》卷十七)方之肾气丸

6.1 方名

肾气丸

6.2 组成

干地黄5分,续断5分,人参5分,萆薢3分,阿胶3分(炙)。

6.3 功效主治

《备急》引陶氏(见《外台秘要》卷十七)方之肾气丸功在调中,补筋脉不足。主治短气,腰痛身重

6.4 肾气丸的用法用量

每服10丸,加至20丸,以酒送下,1日2次。

6.5 制备方法

上为末,蜜和为丸,如梧桐子大。

6.6 用药禁忌

忌芜荑、生冷。

6.7 出处

《备急》引陶氏(见《外台秘要》卷十七)

7 《备急千金药方》卷十九方之肾气丸

7.1 方名

肾气丸

7.2 肾气丸的别名

干地黄丸桂心丸

7.3 组成

桂心4两,干地黄1斤,泽泻8两,薯蓣8两,茯苓8两,牡丹皮6两,半夏2两。

7.4 主治

《备急千金药方》卷十九方之肾气丸主治肾气不足,羸瘦日剧,吸吸少气,体重耳聋眼暗百病。

7.5 肾气丸的用法用量

每服10丸,酒送下,1日3次。

7.6 制备方法

上为末,蜜为丸,如梧桐子大。

7.7 附注

干地黄丸、桂心丸(《普济方》卷二十九)。

7.8 出处

《备急千金药方》卷十九

8 《竹林女科》卷二方之肾气丸

8.1 方名

肾气丸

8.2 组成

熟地黄8两,菟丝子8两,当归身3两5钱,肉苁蓉5两(酥炙),山萸肉2两5钱,黄柏(酒炒)1钱,知母(酒炒)1钱,破故纸(酒炒)5两。

8.3 主治

《竹林女科》卷二方之肾气丸主治子淋。因房劳内伤而致热积膀胱,小便淋涩,心烦闷乱。

8.4 肾气丸的用法用量

每服50-70丸,空心淡盐汤送下。

8.5 制备方法

上为末,酒糊为丸。

8.6 出处

《竹林女科》卷二

9 《洞天奥旨》卷九方之肾气丸

9.1 方名

肾气丸

9.2 组成

轻粉3分,生甘草5分,黄柏1钱,铜绿3分,乳香5分,冰片1分,黄丹5分,没药3分。

9.3 主治

洞天奥旨》卷九方之肾气丸主治水流麻根疮。足后跟之下,色赤皮烂,内有肉丝,缕缕状似麻根者。

9.4 肾气丸的用法用量

先用苎麻根1把,苦参2钱煎汤1碗洗,疮臭腐后用此方药末掺之。

9.5 制备方法

上药各为极细末。

9.6 出处

《洞天奥旨》卷九

10 《外台秘要》卷十七引《古今录验》方之肾气丸

10.1 方名

肾气丸

10.2 组成

羊肾2具(炙),细辛2两,石斛4两,苁蓉4两,干地黄4两,狗脊1两(黑者),桂心2两,茯苓5两,牡丹皮2两,麦门冬3两(去心),黄耆4两,人参2两,泽泻2两,干姜2两,山茱萸2两,附子2两(炮),薯蓣2两,大枣100枚(取膏)。

10.3 主治

《外台秘要》卷十七引《古今录验》方之肾气丸主治丈夫肾气不足,阳气虚衰,风痹虚损,腰背痛脚疼,耳鸣小便余沥,风虚劳冷。

10.4 肾气丸的用法用量

每服20丸,渐加至30丸,酒送下,每日2次。

10.5 制备方法

上为末,以枣膏合蜜少许为丸,如梧桐子大。

10.6 用药禁忌

忌猪肉、冷水、生葱、生菜胡荽、芜荑、酢物。

10.7 出处

《外台秘要》卷十七引《古今录验》

11 《千金翼方》卷十五方之肾气丸

11.1 方名

肾气丸

11.2 组成

薯蓣3分,石斛3分,苁蓉3两,黄耆3两,羊肾1具,茯苓2两,五味子2两,远志(去心)2两,当归2两,泽泻2两,人参2两,巴戟天2两,防风2两,附子(炮,去皮)2两,干姜2两,天雄(炮,去皮)2两,干地黄2两,独活2两,桂心2两,棘刺2两,杜仲(炙)2两,菟丝子2两。

11.3 主治

千金翼方》卷十五方之肾气丸主治五劳七伤,脏中虚竭,肾气不足,阴下痒,小便余沥,忽忽喜忘,悲愁不乐,不嗜食饮。

11.4 肾气丸的用法用量

每服10丸,稍加至20丸,空腹酒送下,每日3次。

11.5 制备方法

上为末,炼蜜为丸,如梧桐子大。

11.6 出处

《千金翼方》卷十五

12 《保命集》卷下方之肾气丸

12.1 方名

肾气丸

12.2 组成

苍术1斤(米泔水浸),熟地黄1斤,川姜冬1两,夏5钱,春、秋7钱,五味子半斤。

12.3 功效主治

《保命集》卷下方之肾气丸功在养血益肾。补肾虚,消水肿。主治阳盛阴虚,脾肾不足,房室虚损,形瘦无力,面多青黄而无常色

12.4 肾气丸的用法用量

每服100-200丸,食前米饮送下或酒送下。

12.5 制备方法

上为细末,枣肉为丸,如梧桐子大。

12.6 附注

脉因证治》有川芎,无干姜。

12.7 出处

《保命集》卷下

13 参考资料

  1. ^ [1] 李炳照等主编.实用中医方剂双解与临床[M].北京:科学技术文献出版社,2008:283-284.
  2. ^ [2] 中医药学名词审定委员会.中医药学名词(2004)[M].北京:科学出版社,2005..
  3. ^ [3] 魏睦新,王刚. 方剂一本通[M].北京:科学技术文献出版社,2009.
  4. ^ [4] 李炳照等主编.实用中医方剂双解与临床[M].北京:科学技术文献出版社,2008:279.
  5. ^ [5] 李炳照等主编.实用中医方剂双解与临床[M].北京:科学技术文献出版社,2008:279-280.
  6. ^ [6] 李炳照等主编.实用中医方剂双解与临床[M].北京:科学技术文献出版社,2008:280-283.

分享到

编辑

词条肾气丸banlangfengchuile合作编辑创建

分类

相关条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