医学百科

紫雪

目录

1 拼音

zǐ xuě

2 英文参考

zixue powder[中医药学名词审定委员会.中医药学名词(2004)]

zixue[中医药学名词审定委员会.中医药学名词(2004)]

3 概述

紫雪同名方剂约有九首,其中《外台秘要》卷十八引《苏恭方》为常用方,其组成为石膏1500g、寒水石1500g、滑石1500g、磁石1500g、水牛角150g、羚羊角150g、沉香150g、青木香150g、玄参500g、升麻500g、丁香30g、芒硝5000g、硝石4升、麝香1.5g、朱砂9g、黄金3000g、炙甘草240g,具有清热开窍熄风止痉之功效。主治热邪内陷心包热盛动风证。本方是治疗热邪内陷心包、热盛动风证的常用代表方剂。现代常用于治疗各种发热感染性疾病,如流行性脑脊髓膜炎、乙型脑炎的极期、重症肺炎猩红热、化脓性感染等疾患的败血症期、肝昏迷以及小儿高热惊厥、小儿麻疹热毒炽盛所致的高热神昏抽搐

中华人民共和国药典》(2010年版)记载有紫雪成药药典标准。

4 《外台秘要》卷十八引《苏恭方》之紫雪

紫雪用于感染性疾病所致高热、惊厥作用力度比较大,但其抗病原微生物力度较小,特别是尚未发现其对脑膜炎球菌乙脑病毒的抑杀作用,对心脏血管、血流变学的影响力度以及醒脑开窍等作用似不如安宫牛黄丸,可能是其中的某些积极因素尚未被发现所致。临床应用时应结合现代医学抗生素疗法更为适宜。[1]

4.1 方名

紫雪

4.2 紫雪的别名

紫雪丹(《成方便读》卷三)

紫雪散(《全国中药成药处方集》天津方)。

4.3 组成

黄金百两,寒水石三升,石膏三斤,磁石三斤,滑石三斤,玄参一斤,羚羊角(用代用品)五两(屑),升麻一升,沉香五两,青木香五两,犀角(用代用品)五两(屑),丁子香一两,甘草八两(炙)[2]

黄金100两,寒水石3升,石膏3斤,磁石3斤,滑石3斤,玄参1斤,羚羊角5两(屑),犀角5两(屑),升麻1升,沉香5两,丁子香1两,青木香5两,甘草8两(炙)。

石膏1500g、寒水石1500g、滑石1500g、磁石1500g、水牛角150g、羚羊角150g、沉香150g、青木香150g、玄参500g、升麻500g、丁香30g、芒硝5000g、硝石4升、麝香1.5g、朱砂9g、黄金3000g、炙甘草240g[3]

4.4 功效主治

《外台秘要》卷十八引《苏恭方》之紫雪具有辟秽开窍,泻火散结,镇惊安神清心开窍之功效。治脚气毒遍内外烦热口中生疮,狂易叫走;诸石草热药毒发,邪热卒黄;瘴疫毒病,卒死温疟,五尸五注,心腹诸疾,绞刺切痛,盅毒鬼魅,野道热毒,小儿惊痫温热不解,神昏谵语,口中生疮,狂躁不安,大便干,小便赤。

紫雪具有清热开窍,熄风止痉之功效。主治热邪内陷心包,热盛动风证。症见高热烦躁,神昏谵语,痉厥斑疹吐衄,口渴引饮,唇焦齿燥,尿赤便秘舌红绛苔干黄,脉数有力或弦数,以及小儿热盛惊厥。[3]

4.5 紫雪的用法用量

上药以水一斛,先煮五种金石药,得四斗,去滓后,纳八物,煮取一斗五升,去滓,取消石四升,芒消即可,用朴消精者十斤投汁中,微火上煮,柳木箪搅,勿住手,有七升,投在木盆中,半日欲凝,纳研朱砂三两,细研麝香五分,纳中搅调,寒之二日成霜雪紫色[2]。病人强壮者一服二分,当利热毒;老弱人或热毒微者,一服一分[2]脚气病经服石药发热毒闷者,水和四分服,胜三黄汤十剂,以后依旧方用麝香丸[2]

以水一斛,先煮五种金石药,得四斗,去滓后,内八物,煮取一斗五升,去滓,取硝石四升,芒硝亦可,用朴硝精者5000g投汁中,微炭火上煮,柳木篦搅勿住手,有七升,投在木盆中,半日欲凝,内成研朱砂9g,细研麝香1.5g,内中搅调。寒之二日成霜雪紫色。病人强壮者,一服二分(1.5~3g),当利热毒;老弱人或热毒微者,一服一分(1~2g),以意节之。[3]

以水一斛,先煮5种金石药,得4斗,去滓后,内八物,煮取一斗五升,去滓,取硝石4升,芒硝亦可,用朴硝精者10斤投汁中,微炭火上煮,柳木篦搅勿住手,有7升,投在木盆中,半日欲凝,内朱砂3两,细研麝香5分,内中搅调,寒之二日成霜雪紫色.病人强壮者,一服2分(1.5~3g),当利热毒;老弱人或热毒微者,一服1分(1~2g),以意节之。此组成及用法见《苏恭方》,录自《外台秘要》,供参考。[4]

4.6 方解

紫雪主治为邪热炽盛,内陷心包,热盛动风证。治宜寒凉清热与芳香开窍为主,配合熄风安神。

中水牛角善清心热,凉血解毒,羚羊角长于凉肝熄风止痉,水牛角与羚羊角并用,为热传心肝两经之良剂;麝香辛温香窜,开窍醒神,3味同用,则清心凉肝,开窍熄风,针对高热、神昏、痉厥等主症而用。生石膏、寒水石、滑石大寒清热;玄参、升麻清热解毒,其中玄参并能养阴生津,升麻清热透邪。方中选用甘寒清热药为主,而不用苦寒之品,以避免苦燥伤津。对热盛津伤之证,尤为适合。木香、丁香、沉香行气通窍,与麝香配伍,以增强开窍醒神之功。朱砂、磁石重镇安神,朱砂并能清心解毒,磁石又能潜镇肝阳,加强除烦止痉之效。更以芒硝、硝石泄热散结,釜底抽薪,使邪热从肠腑下泄。甘草益气安中,调和诸药,以防寒凉碍胃之弊。原方应用黄金,亦取其镇心安神之功,诸药合用,共奏清热解毒,开窍醒神,熄风止痉,安神除烦之效。[3]

4.7 临床运用

紫雪是治疗热邪内陷心包、热盛动风证的常用代表方剂。临床以高热、烦躁、神昏、痉厥、便秘、舌红绛苔干黄、脉数有力为证治要点。[3]

4.7.1 使用禁忌

1)服用过量有损伤元气之弊,甚至可出现大汗、肢冷、心悸气促等症,故应中病即止。[3]

2)孕妇禁用。[3]

3)忌海藻菘菜、生血;禁食油面厚味。

4.8 现代适应

紫雪常用于治疗各种发热感染性疾病,如流行性脑脊髓膜炎、乙型脑炎极期、重症肺炎、猩红热、化脓性感染等疾患败血症期、肝昏迷以及小儿高热惊厥、小儿麻疹毒炽盛所致高热神昏抽搐。[5]

4.8.1 肝昏迷

肝昏迷实际上就是肝性脑病,是由重型肝炎发展或并发的,主要是由于肝细胞大量坏死肝脏解毒能力降低导致血氨及其他有毒物蓄积,使中枢神经系统中毒所致。重型肝炎芳香氨基酸显著升高,同时支链氨基酸/芳香氨基酸比例失调,可导致肝性脑病。也有假神经递质学说,认为某些胺类(如羟苯乙醇胺)由于肝功能衰竭不能清除之,通过血脑屏障,取代正常的神经递质,从而导致肝昏迷。重型肝炎大量肝细胞坏死使多种凝血因子合成减少,肝硬化脾功能亢进可使血小板减少,重型肝炎DIC导致凝血因子和血小板过度消耗出现皮肤紫癜;重型肝炎由于内毒素血症、肾血管收缩、肾缺血、前列腺素E2减少、有效血容量下降等可导致肾小球滤过率肾血浆流量降低,从而出现肾功能衰竭,发生尿毒症[5]

4.8.2 流行性乙型脑炎

乙脑是由乙脑病毒通过蚊虫叮咬传播给人的一种传染性疾病。乙脑病毒经皮肤进入血循环,再通过血脑屏障进入中枢神经系统,然后神经细胞复制繁殖,从而引起神经元的病变、坏死,噬神经细胞现象,特异性地动员被激活的炎性细胞,从而造成大脑皮质及深层灰质等广泛性损害,同时体液免疫细胞免疫损伤可造成脑组织的严重损伤,炎症剧烈时可引起小血管坏死、栓塞出血脑水肿及小灶性坏死性软化灶。临床主要表现为持续发热、惊厥、意识障碍[5]

4.8.3 流行性脑脊髓膜炎

流脑也是一种急性呼吸道传染病,是由脑膜炎双球菌经呼吸道传入人体,然后形成败血症,侵犯脑膜为主,也可通过血脑屏障,损伤脑实质,普通型者主要病理改变为脑膜出血、渗出,脑水肿,严重时脑小血管栓塞或狭窄,在脑内形成软化灶;暴发型者产生微循环障碍,常以感染性休克为主要表现,并可发生DIC,脑型者以脑水肿及意识障碍为主要表现;混合型者具备上述两型的共同表现,此型流脑病死率高。普通型多表现为发热、恶心呕吐头痛、抽搐及意识障碍。[5]

4.8.4 小儿麻疹

麻疹是由麻疹病毒经呼吸道及个别密切接触者传播的一种传染病病毒侵入呼吸道上皮细胞及局部淋巴结,在此处繁殖,同时少量病毒入血形成全身性病毒血症。之后病毒在全身单核-巨噬细胞系统活跃复制后,大量病毒在此人血引起全身广泛损害,麻疹病毒直接侵入T淋巴细胞并释放抑制细胞因子,在麻疹病程中及以后一过性的免疫抑制中起到一定作用,因此细胞免疫损伤在发病过程中的作用不可忽视。由于病毒对免疫系统的抑制,又可继发细菌感染,全身淋巴组织有不同程度的增生,真皮毛细血管内皮细胞增生,血浆渗出,红细胞相对增多而形成麻疹淡红色斑丘疹,疹退后,表皮细胞坏死、角化形成脱屑,肺间质发炎形成巨细胞性肺炎,脑脊髓初期可有充血水肿,少数后期形成脱髓鞘改变,形成亚急性硬化全脑炎。免疫反应可造成真皮毛细血管内皮细胞损伤及皮肤黏膜出疹性损伤,也可造成肺间质损伤及脑的损伤而致麻疹性脑炎。临床主要表现为发热、皮疹、口腔黏膜Koplik斑。[5]

4.8.5 惊厥

惊厥是全身或局部肌群突然发生的不随意收缩,一般伴有意识障碍。这种神经系统功能暂时紊乱、神经细胞异常放电现象,大多由于过量的超过生理界限的中枢神经冲动引起;亦可由于末梢神经肌肉刺激阈减低,如血中游离钙过低时,冲动虽未过量,亦可引起惊厥。高热惊厥是指超过38℃以上的发热,任何颅外感染在年幼儿引起的惊厥,是由于年幼儿大脑发育尚未完善,分析鉴别及抑制能力差,一个较弱的刺激即引起大脑强烈的兴奋扩散,导致精神系统突然异常放电所致。多见于6个月~3岁的小儿,多于病初体温骤升时发作,每次发热大多仅发作1次,呈全身性短暂发作,神志恢复快,神经征阴性,预后良好。[5]

4.8.6 猩红热

猩红热是由于A族溶血链球菌引起的急性呼吸道传染病,链球菌侵入人体后,释放链球菌溶血素,脱氧核糖核酸酶透明质酸酶蛋白酶等多种毒素和酶,导致血栓形成和化脓过程,进一步扩散到附近组织引起扁桃体周围脓肿中耳炎甚至肺炎、败血症等严重感染;同时链球菌产生多种致热性外毒素,具有发热作用及细胞毒性,导致发热,皮肤充血、水肿等形成猩红热皮疹,此类毒素还可增强内毒素作用而导致休克,少数患者细菌毒素发生过敏反应,临床出现风湿热肾炎等疾病,败血症期主要表现为猩红热皮疹、高热、草莓舌等。[5]

4.8.7 肺炎

肺炎主要是指各种病原微生物通过呼吸道进入肺泡及期间质导致肺部充血、水肿、渗出,临床上出现咳嗽、发热、肺部啰音等一组症状。重型肺炎是指除呼吸系统受累外尚合并心力衰竭、脑水肿等其他器官受累,临床多表现为高热、咳喘;并发心衰则表现为发绀、端坐呼吸、心音低钝、心脏扩大等,并发脑水肿时则出现高热、昏迷、惊厥等症状。[5]

4.8.8 败血症

败血症是由各种细菌经不同途径进入血循环,并在其中生长繁殖、产生毒素而引起全身性严重感染。革兰氏阴性杆菌释出内毒素,革兰氏阳性菌胞膜含有的脂质胞壁酸与肽聚糖形成复合物首先造成机体组织受损,进而激活TNF、IL-1、IL-6、IL-8、INF-γ等细胞因子,由此引起系统性炎症反应综合征。这些病理生理反应包括:补体系统、凝血系统和血管舒缓素激肽系统被激活;糖皮质激素及β内啡肽被释出,这类介质最终使毛细血管透性增加,发生渗漏,血容量不足以至心、肺、肝、肾等重要器官灌注不足,随即发生休克和DIC。临床上除表现为高热、循环障碍及意识障碍外,伴有呼吸道症状、皮肤损伤及其他受损器官的相应症状及体征。[5]

4.9 紫雪的药理作用

[6]

4.9.1 抗病原微生物作用

水牛角对多种病原微生物都有抑杀作用,具有确切的抗感染能力,其煎剂可降低内毒素所致的死亡率,缩短内毒素所致DIC及白陶土部分凝血活酶时间凝血酶原时间凝血酶时间,升高血小板,具有抗内毒素、抗DIC作用。麝香能抑制大肠杆菌、金黄色葡萄球菌猪霍乱弧菌。滑石主要成分是硅酸镁、氧化镁、氧化铁等,10%滑石粉伤寒及甲型副伤寒杆菌有抑制作用。玄参具有明显的抗菌作用,尤其对金黄色葡萄球菌、伤寒杆菌、铜绿假单胞杆菌、乙型链球菌、大肠杆菌、痢疾杆菌等有显著的抗菌作用。对白喉杆菌不仅能抑制和杀灭,而且能中和白喉毒素,对多种皮肤癣菌也有抑制作用。升麻对结核杆菌、金黄色葡萄球菌、白色葡萄球菌、卡他球菌、铜绿假单胞杆菌均有抗菌作用,对许兰黄癣菌、奥杜盎小芽孢菌、铁锈色小芽孢癣菌及红色表皮癣菌均有抑菌作用;同时对带状疱疹、麻疹、流感有治疗作用,说明其有抗病毒作用,同时通过抑制核苷转运对HIV也有抑制作用。木香对金黄色及白色葡萄球菌、链球菌及大部分真菌有抗菌作用。丁香具有强大、广谱的抗病原微生物作用,对猪蛔虫阴道滴虫有很高的杀灭活性,丁香煎剂对葡萄球菌、链球菌、白喉杆菌、变形杆菌、铜绿假单胞杆菌、大肠杆菌、痢疾杆菌、伤寒杆菌、结核杆菌、肺炎杆菌、枯草杆菌、短小芽孢杆菌鼠伤寒沙门菌、细球菌属、肉毒杆菌、流感杆菌炭疽杆菌、副伤寒杆菌、幽门螺旋杆菌、霍乱弧菌鼠疫杆菌等均有抑制其生长的作用,其抑制革兰氏阳性菌及阴性菌生长的能力相当于500μg/ml的新霉素,同时对单纯疱疹病毒、CMV、丙型肝炎病毒白血病病毒及部分流感病毒也有抑制作用。朱砂能抑制或杀灭皮肤细菌或寄生虫。甘草除对上述部分细菌有抑制作用外,还对阿米巴原虫、幽门螺旋杆菌及滴虫有抑制作用,同时还有广谱抗病毒作用,特别是对艾滋病病毒、单纯疱疹病毒、水痘-带状疱疹病毒有良好的抑制效果;甘草酸柯萨奇病毒腺病毒、合胞病毒作用强,甘草酸单胺能灭活HIV,甘草多糖水疱口炎病毒、单纯疱疹病毒、牛痘病毒等均有抑制作用;甘草甜素除对上述病毒有抑制作用外,还对肝炎病毒有抑制作用。

上述作用对于该方剂适应证中的各种感染性疾病的治疗尤为重要。

4.9.2 抗高热,抗惊厥及对神经、内分泌系统功能的影响

水牛角具有明显的镇静、镇痛和抗惊厥作用,同时能兴奋垂体肾上腺皮质系统以调节平衡神经、内分泌功能。羚羊角水浸出液对中枢神经系统有镇静和镇痛作用,其煎剂能抗惊厥,有显著的解热作用。麝香对中枢神经系统有抑制和兴奋的双重作用,小剂量麝香对中枢神经系统有兴奋作用,大剂量则可抑制,既可拮抗巴比妥钠类药对中枢的抑制,又可缩短该类药引起的睡眠时间,能显著减轻脑水肿,增强中枢神经系统对缺氧的耐受性,改善脑循环,并有明显的镇痛作用,升高血清SOD活力,降低脑组织中MDA含量,抑制MAO,对缺血性脑损伤具有保护作用。石膏对内毒素所致发热具有明显的解热效果,并能降低脑脊液中cAMP含量。寒水石与石膏成分基本相同,主要为硫酸钙碳酸钙,同样具有解热效果,其有效成分可能是Ca2+,其作用机理可能是通过促进内阿片肽释放而有镇痛作用。多种玄参的浸剂都有明显的镇静、抗惊厥作用,其乙醇提取物具有良好的解热作用。升麻所含阿魏酸对感染性发热有解热作用;升麻提取物具有镇痛作用,其醇提取物具有镇静和抗惊厥作用。丁香通过抑制前列腺素合成而具有明显的解热作用,丁香酚解热作用强于乙酰氨基酚;丁香酚通过抗氧化和清除自由基、抑制环氧化酶和脂氧化酶的活性而具有显著的镇痛作用;同时丁香酚还有麻醉和抗惊厥作用。朱砂主要成分为硫化汞,此外还含有铅、钡、镁、锌等多种常量微量元素雄黄、磷灰石,能透过血脑屏障,对中枢神经系统的兴奋性有抑制作用,有镇静、安眠和抗惊厥作用。磁石主要含四氧化三铁,Fe2+儿茶酚胺类物质合成限速酶的主要元素,能抑制其合成,因而对神经系统活动有抑制作用,具有显著的镇静、镇痛、抗惊厥作用。芒硝及硝石等主要成分为含有结晶水的硫酸钠,同时夹杂部分硫酸钙、硫酸镁Mg2+、Ca2+Na+、K+等共同维持神经-肌肉的兴奋性;Ca2+是许多酶的激活剂,又是调节细胞功能的信使,细胞内Ca2+作为第二信使,对肌肉收缩的兴奋-收缩偶联因子、激素和神经递质的刺激-分泌偶联因子、体温中枢调定点主要控制介质发挥重要的调控作用,因而对中枢神经及周围神经均有调控作用。Mg2+是许多酶系的辅助因子或激动剂,可启动300多种酶,除参与体内的重要代谢过程外,神经冲动的产生和传递、肌肉的收缩等几乎与生命活动的各个环节均密切相关。甘草所含FM100具有明显的镇静、解痉、抗惊厥作用;甘草总黄酮、甘草酸对脑缺血再灌注损伤线粒体ATP酶、脑组织乳酸脱氢酶的活性均能提高,能减轻脑水肿,对脑缺血再灌注损害有保护作用。

本方剂组成以矿物质中药为多,同时动物制剂如水牛角、羚羊角、麝香比例也不小,这些药物均含有极为丰富的常量及微量元素如Ca2+、Na+、K+、Mg2+、Fe2+Zn2+、Ba2+以及SO42-、HPO42-、HCO3-、NO3-Cl-等,它们是许多酶的辅助因子和重要组成部分或激动剂,除参与代谢过程外,对神经、内分泌系统起到调节和平衡作用。

4.9.3 对心脏、血管及血液流变学的影响

水牛角能增强心肌收缩力,降低毛细血管的通透性,缩短出血时间,可使血压先略升高、后下降,最后恢复正常。羚羊角小剂量能增强心肌收缩力,中等剂量可导致心传导阻滞,大剂量可减慢心率,最后使心跳停止。麝香对心脏有兴奋作用,增加心肌收缩力,增加冠状动脉血流量,有一定的降血压作用;对抗细菌内毒素所致DIC,麝香甲醇提取物及麝香酮能抑制血小板聚集,抑制血小板减少,有抗凝血酶作用。玄参浸剂有强心作用,降低心率,扩张血管,降低血压,扩张冠状动脉,对抗垂体后叶素所致心肌缺血,增强耐缺氧能力。升麻能减慢心率,降低血压,抑制胆固醇形成和降低血脂。木香能扩张血管,能利尿,可减轻心脏前负荷;丁香酚水溶液能对抗外源性去甲肾上腺素组胺等刺激动脉周围神经引起的血管收缩,丁香中的鞣质单宁能降低血中尿素浓度。甘草黄酮等提取物对多种原因引起的心律失常拮抗作用甘草次酸血管紧张素ⅡAT1受体的激动剂样作用,能缩小心梗死范围,同时甘草有降血脂,抗动脉硬化作用;甘草中的黄酮及异甘草素均有抗血小板聚集及抗血栓形成的作用。朱砂有抗心律失常作用。朱砂、磁石、芒硝、硝石、寒水石、滑石、麝香、水牛角、羚羊角等药味中分别含有常量及微量元素如Ca2+、Mg2+、Fe3+、Na+、K+、Zn2+、Ba2+等以及大量阴离子如SO42-、HPO4-、HCO3-、Cl-,它们参与全身大量酶的组成或是其启动因子,除促代谢功能的调节外,对心肌收缩力和心律进行调控,使之维持正常功能,这对于各种重症感染对心血管系统的损害可起到预防和治疗作用。

4.9.4 消化系统功能的影响

小量石膏能促进小肠推动力,但剂量过大则抑制之,滑石含硅酸镁、氧化钴、氧化镍等,硅酸镁有吸附收敛作用,内服可保护胃肠黏膜;玄参所含苯丙素苷可显著抑制ALTAST升高,抑制肝细胞变性坏死,具有保肝作用。升麻甲醇提取物对肝损伤有保护作用,使肝细胞变性坏死减轻,明显降低ALT、AST;同时其甲醇提取物有解痉作用,野升麻苷有抗溃疡作用。木香能促进消化液分泌,对胃肠道呈兴奋和抑制双相调节作用,既能促进胃肠排空,升高血浆胃动素浓度,又能对抗组胺、乙酰胆碱所致肠痉挛;同时可抗溃疡,促进胆囊收缩,对胃肠血管有舒张作用,使血流增加。沉香挥发油能促进消化液分泌,其水煎剂能抑制回肠收缩,对抗组胺、乙酰胆碱引起的肠痉挛。朴硝、芒硝主要成分为NaSO4,口服引起肠道高渗状态,从而促进肠蠕动。甘草酸类化合物对多种原因引起的肝损伤均有保护作用,甘草甜素可减轻肝细胞坏死和脂肪变性,并能减轻组织间质炎症反应,抑制肝纤维再生,降低肝硬化的发生率;甘草酸及甘草次酸还能对抗自由基,具有显著的抗氧化作用,抑制磷脂酶A2的作用,从而稳定溶酶体膜,改善肝功能;甘草能降低胃液量、游离酸度及总酸度,具有明显的抗溃疡作用;甘草水提取物能增加胃黏膜细胞己糖胺及具有胃黏膜保护作用的内源性PG,保护胃黏膜不受损害,生胃酮则可促进黏液分泌和胃上皮细胞生存时间延长,甘草FM100胃酸分泌也有显著的抑制作用;甘草锌能促进成纤维细胞合成基质,这些作用均能对抗胃溃疡的发生。同时FM100具有罂粟碱样特异性解痉能力。芒硝能溶解胆囊结石,可使胆汁中胆固醇、总胆汁酸含量明显下降,而卵磷脂含量升高。

4.9.5 抗炎、抗氧化作用

水牛角具有抗炎作用,能降低毛细血管的通透性,减少渗出,同时能兴奋垂体-肾上腺皮质系统,从而使皮质激素大量分泌而发挥抗炎作用;羚羊角能增加动物对缺氧的耐受力。麝香具有抗炎作用,其抗炎作用不仅与其能增强肾上腺皮质功能有关,而且还可抑制环氧化酶和脂氧化酶活性,抑制PG合成,减少LTB4产生,从而对炎症的毛细血管通透性增加、渗出、水肿、WBC游走及肉芽增生显示明显抑制作用。石膏与寒水石成分基本一致,均对炎症的毛细血管通透性增加、渗出、水肿、肉芽组织增生有抑制作用。玄参能降低毛细血管通透性,减少渗出,同时对肾上腺皮质有兴奋作用,玄参所含的苯丙素苷对LTB4产生较强的抑制作用,抑制肝微粒体、脂质过氧化,抑制AAPH诱导的RBC溶血。升麻具有抗炎消肿作用,升麻根含有体内抗氧化的物质。木香对炎症的毛细血管通透性增高、水肿、肉芽增生均有显著抑制作用。丁香具有显著的抗炎作用,其有效成分为丁香酚和没食子酸。丁香酚通过非竞争性地对抗Cu2+催化反应,抑制羟自由基形成,保护细胞膜脂质免受氧化;同时可浓度依赖性地抑制H2O2/Cu2+催化的人红细胞膜脂质过氧化酶反应;丁香抗炎的机制主要为清除自由基,抑制环氧化酶和脂氧化酶活性,抑制白细胞游走及超氧阴离子生成,丁香酚抑制花生四烯酸代谢也是其抗炎机制之一。朴硝、芒硝、磁石具有一定的抗炎消肿作用。甘草具有保泰松或氢化可韵松样抗炎作用,其抗炎成分主要是甘草酸和甘草次酸,对炎症的Ⅰ、Ⅱ、Ⅲ期都有抑制作用,同时对变态反应性炎症如Arthus现象及Scnwartzman反应等也有抑制作用;芒硝具有抗炎作用。

4.9.6 免疫功能的影响

君药水牛角可使环磷酰胺所致免疫功能低下的动物的WBC数升高及胸腺重量增加,但降低脾脏指数。麝香能增强免疫功能,使脾脏增重,使SRBC免疫的小鼠产生IgM增加。石膏提取液灌胃可使烧伤动物血中降低的T淋巴细胞数目和功能以及巨噬细胞吞噬功能增高。丁香水提取物抑制48/80诱导的全身过敏反应,增加肥大细胞cAMP水平,降低血清组胺水平,对速发型超敏反应有抑制作用。磁石能增加中性粒细胞的吞噬反应。甘草及其成分对免疫功能的影响比较复杂,甘草甜素能增强ConA诱导的淋巴细胞分泌IL-2的能力,抑制肥大细胞释放组胺;甘草多糖能提高网状内皮系统及单核细胞的吞噬功能;甘草次酸能升高淋巴细胞比率;甘草酸二胺能提高血清INF-α水平;甘草Lx可降低抗原量,抑制抗体生成,对青霉素过敏性休克有防治作用;β-甘草次酸是人补体经典途径的抑制剂。

4.10 各家论述

1.《医方集解》:此手足少阴足厥阴阳明药也。寒水石、石膏,滑石、消石以泻诸经之火,而兼利水为君;磁石、玄参以滋肾水,而兼补阴为臣;犀角、羚角以清心宁肝,升麻,甘草以升阳解毒,沉香、木香、丁香以温胃调气,麝香以透骨通窍,丹砂、黄金以镇惊安魂,泻心肝之热为佐使,诸药用气,消独用质者,以其水卤结成,性峻而易消,以泻火而散结也。

2.《新医学》(1976;7:444):本方针对高热、神昏、狂躁,惊厥等四大热闭症状而设,立旨于清热开窍。方中以石膏、寒水石、滑石泻火退热而又甘寒生津,佐以玄参、升麻、炙甘草养阴透阳解毒;羚羊角退热熄风,佐以消石、芒消泄散热邪;又以麝香开窍,佐以丁香、沉香等行气宣通。总的来看,全方药物性类似乎繁杂,但主次仍属分明,以生津助泻火(针对热盛伤津)、升散泄热助解毒(针对热毒郁结)、重镇安神助熄风(针对狂躁谵语)、宣通行气助开窍(针对神志昏迷),结构仍属严谨,各药作用的目的最终是一致的。

4.11 歌诀

紫雪犀羚朱朴硝,硝石金寒滑磁膏;丁沉木麝升玄草,热陷痉厥服之消。[3]

4.12 出处

《苏恭方》录自《外台秘要》

5 千金翼方》卷十八方之紫雪

5.1 紫雪的别名

紫雪丹、紫雪散[7]

5.2 组成及制法

金一斤,石膏、寒水石、磁石(各捣碎)各三斤(水煎,去滓),犀角屑、羚羊角屑、青木香、沉香各五两,玄参一斤,升麻一升,炙甘草八两,丁香四两(上八味,入前药汁中再煎,去滓),朴硝(精者)、硝石各四升(上二味,入药汁中微火煎,不住手搅),麝香粉半两,朱砂粉三两(和入前药中,搅令相得)[7]。寒之二日,成霜雪紫色[7]

太平惠民和剂局方》有本方,但多滑石三斤;《温病条辨》亦有本方,但无黄金[7]

5.3 紫雪的用法用量

每服三分匕[7]

5.4 功效与主治

功能清热解毒,镇痉开窍[7]。治脚气,毒遍内外,烦热,口生疮,狂叫走,及解诸热药毒,发热卒黄,瘴疫毒等;并治温热病,邪热内陷心包,壮热烦躁,昏狂谵语,口渴唇焦,尿赤便秘,甚则抽搐痉厥,及小儿热甚引发惊痫等症;近代也用于流行性脑脊髓膜炎、乙型脑炎、中毒性痢疾、猩红热等见上症者[7]

5.5 方解

方中石膏、寒水石大寒清热;玄参、升麻、甘草清热解毒;羚羊角清肝息风;犀角清心解毒;朱砂、磁石、黄金重镇安神;麝香、木香、丁香、沉香行气开窍;朴硝、硝石泄热散结[7]。诸药合用,以奏清热解毒,开窍安神,重镇息风等功效[7]

5.6 紫雪的药理作用

实验研究:本方有解热、镇静及抗惊厥作用[7]

6 医方类聚》卷一九五引《千金月令》方之紫雪

6.1 方名

紫雪

6.2 组成

金1两,寒水石3斤,石膏3斤,磁石3斤,滑石3斤。

6.3 主治

《医方类聚》卷一九五引《千金月令》方之紫雪治百疾风热,温疟疫,五疰惊痫

6.4 制备方法

上以水1石,煎取4斗,去金,切,纳汁中,煎取1斗5升,去滓,纳消石4升,朴消4升,微火煎,冷欲凝,纳朱砂3两,麝香5分,并细研之,待3日成雪。

7 疡医大全》卷十六引窦太师方之紫雪

7.1 方名

紫雪

7.2 组成

青矾(不拘多少,火煅通红,取出放地上出火毒)、硼砂、元明粉、冰片、麝香。

7.3 主治

《疡医大全》卷十六引窦太师方之紫雪治咽痛重舌莲花舌

7.4 紫雪的用法用量

舌下或喉间。

7.5 制备方法

上为极细末。

7.6 附注

方中青矾,《喉科秘钥》作“青盐”。

7.7 出处

《医方类聚》卷一九五引《千金月令》

8 《活人方》卷一方之紫雪

8.1 方名

紫雪

8.2 组成

石膏4两,玄明粉2两,硼砂1两,薄荷1两,朱砂5钱,甘草5钱。

8.3 功效主治

《活人方》卷一方之紫雪具有清解胃热邪之功效。治伤寒热邪传里,火毒攻心,狂躁谵语,神昏自汗二便秘结舌苔芒刺。

8.4 紫雪的用法用量

每服3钱,白滚汤化下。

8.5 制备方法

上为细末。

8.6 出处

《活人方》卷一

9 奇效良方》卷五十四方之紫雪

9.1 方名

紫雪

9.2 组成

松树皮(烧灰)2钱,沥青1分。

9.3 主治

《奇效良方》卷五十四方之紫雪治汤烫火烧,痛不可忍,或溃烂成恶疮

9.4 紫雪的用法用量

清油调敷,湿则干掺,1日3次。

9.5 制备方法

上为细末。

9.6 用药禁忌

忌冷水洗。

9.7 出处

《奇效良方》卷五十四

10 是斋百一选方》卷十三方之紫雪

10.1 方名

紫雪

10.2 组成

松树皮(剥下阴干)。

10.3 主治

《是斋百一选方》卷十三方之紫雪治汤烫火烧,痛不可忍,或溃烂成恶疮。

10.4 紫雪的用法用量

生油调稀敷。如敷不住,纱绢帛缚定即生痂。

10.5 制备方法

为细末,入轻粉少许。

10.6 出处

《是斋百一选方》卷十三

11 紫雪散(紫雪)的药典标准

11.1 品名

紫雪散(紫雪)

Zixue  San

11.2 处方

石膏144g、北寒水石144g、滑石144g、磁石144g、玄参48g、木香15g、沉香15g、升麻48g、甘草24g、丁香3g、芒硝(制)480g、硝石(精制)96g、水牛角浓缩粉9g、羚羊角4.5g、人工麝香3.6g、朱砂9g[8]

11.3 制法

以上十六味,石膏、北寒水石、滑石、磁石砸成小块,加水煎煮三次,玄参、木香、沉香、升麻、甘草、丁香用石膏等煎液煎煮三次,合并煎液,滤过,滤液浓缩成膏;玄明粉、硝石粉碎,兑入膏中,混匀,干燥,粉碎成细粉;羚羊角锉研成细粉;朱砂水飞成极细粉;将水牛角浓缩粉、人工麝香研细,与上述粉末配研,过筛,混匀,即得。[8]

11.4 性状

本品为棕红色至灰棕色的粉末;气芳香,味咸、微苦。

11.5 鉴别

(1)取本品,置显微镜下观察:不规则细小颗粒暗棕红色,有光泽,边缘暗黑色(朱砂)。

(2)取本品少量,加水适量,振摇,滤过。取滤液2ml,加等量硫酸,混合,放冷,加新配制的硫酸亚铁试液使成两液层,两液接界处显棕色。另取滤液2ml,加氯化钡试液数滴,即生成白色沉淀,此沉淀在盐酸硝酸中均不溶解。另取铂丝,用盐酸湿润后,蘸取滤液,置无色火焰中燃烧,火焰显鲜黄色。

(3)取本品4.5g,加甲醇30ml,超声处理30分钟,滤过,滤液蒸干,残渣加甲醇1ml使溶解,作为供试品溶液。另取甘草对照药材1g,加甲醇15ml,同法制成对照药材溶液。照薄层色谱法2010年版药典一部附录Ⅵ B)试验,吸取上述两种溶液各4~8μl,分别点于同一硅胶G薄层板上,以三氯甲烷-甲醇(8:2)为展开剂,展开,取出,晾干,喷以10%硫酸乙醇溶液,加热至斑点显色清晰。供试品色谱中,在与对照药材色谱相应的位置上,显相同颜色的斑点;紫外光灯(365nm)下检视,显相同颜色的荧光斑点。

(4)取本品6g,加乙醚30ml,超声处理20分钟,滤过,滤液挥至约1ml,作为供试品溶液。另取升麻对照药材1g,加乙醚20ml,同法制成对照药材溶液。照薄层色谱法(2010年版药典一部附录Ⅵ B)试验,吸取上述两种溶液各4~8μl,分别点于同一硅胶G薄层板上,以甲苯-三氯甲烷-冰醋酸(6:1:0.5)为展开剂,展开,取出,晾干,置紫外光灯(365nm)下检视。供试品色谱中,在与对照药材色谱相应的位置上,显相同颜色的荧光斑点。

(5)取本品5g,置索氏提取器中,加乙醚40ml,加热回流提取约1小时,挥去乙醚,残渣加环己烷2ml使溶解,作为供试品溶液。另取麝香酮对照品,加环己烷制成每1ml含20μg的溶液,作为对照品溶液。照气相色谱法(2010年版药典一部附录Ⅵ E)试验,以聚乙二醇戊二酸酯为固定相,涂布浓度为1%,柱长为2m,柱温为140℃。分别吸取对照品溶液和供试品溶液各2~5μl,注入气相色谱仪。供试品色谱中,应呈现与对照品色谱峰保留时间相同的色谱峰。

11.6 检查

11.6.1 重金属及有害元素

照铅、镉、砷、汞、铜测定法(2010年版药典一部附录Ⅸ B原子吸收分光光度法)测定,铅不得过百万分之五;镉不得过千万分之三;砷不得过百万分之二;铜不得过百万分之十。

11.6.2 其他

应符合散剂项下有关的各项规定2010年版药典一部附录Ⅰ B)。

11.7 功能与主治

清热开窍,止痉安神。用于热入心包、热动肝风证,症见高热烦躁、神昏谵语、惊风抽搐、斑疹吐衄、尿赤便秘。

11.8 用法与用量

口服。一次1.5~3g,一日2次;周岁小儿一次0.3g,五岁以内小儿每增一岁递增0.3g,一日1次;五岁以上小儿酌情服用。

11.9 注意

孕妇禁用。

11.10 规格

(1)每瓶装1.5g   (2)每袋装1.5g

11.11 贮藏

密封,置阴凉处。

11.12 版本

《中华人民共和国药典》2010年版

12 参考资料

  1. ^ [1] 李炳照等主编.实用中医方剂双解与临床[M].北京:科学技术文献出版社,2008:350.
  2. ^ [2] 中医药学名词审定委员会.中医药学名词(2004)[M].北京:科学出版社,2005..
  3. ^ [3] 魏睦新,王刚. 方剂一本通[M].北京:科学技术文献出版社,2009.
  4. ^ [4] 李炳照等主编.实用中医方剂双解与临床[M].北京:科学技术文献出版社,2008:346-347.
  5. ^ [5] 李炳照等主编.实用中医方剂双解与临床[M].北京:科学技术文献出版社,2008:347-348.
  6. ^ [6] 李炳照等主编.实用中医方剂双解与临床[M].北京:科学技术文献出版社,2008:348-350.
  7. ^ [7] 李经纬等主编.中医大词典——2版[M].北京:人民卫生出版社,2004:1697.
  8. ^ [8] 国家药典委员会.关于勘误《中国药典》2010年版有关内容的通知(国药典综发〔2010〕246号).2010-09-28.

分享到

编辑

词条紫雪banlangfengchuile合作编辑创建

分类

相关条目

医学百科App-更靠谱的医学知识!

词典 百科 测评 计算器